葵叶小帆船

自らの生への力を確認したい。

假如樱花从世界上消失了

梦见草完食后产物

梦见草半衍生・梗来自《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了》

非常智障的一个脑洞分享…

私心占了新葵tag…

                                                 

 

 

假如樱花从世界上消失了

 

要是还能和葵一起赏春樱就好了。

 

我不想让新死。

 

-

听见屋内传来新在昏睡中的咳嗽声,葵紧皱的眉头又压上几分忧虑。这个时代没有办法能够治愈新的病,这是他求遍了町上的名医,仍然只能紧紧咬在齿间的事实。而新还能活多久,已是谁都料算不到的事。

 

也许一日两日,也许能挨过这个春天。

 

而就在方才,医生诊察了突然昏倒的新后,说的是,如果能熬过今晚还有办法多活几日,只怕是今晚……

 

如果能和新一起赏今年的春樱就好了,葵望着夜色中的弦月,在心中恳切地朝神明祈愿。但他随即狠狠拧了一把自己,懊悔地责怪自己的不择言,什么赏今年的樱花,不只是今年,明年、后年,从今往后的每一个春天都要和新赏樱才是。

 

神啊,求求您,让新好起来,让他能活下去。无论是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以之交换。

 

“什么代价都可以?”冷不丁,右侧身旁传来陌生的戏谑询问。

“哇啊!”葵吓了一跳,他立即按住了腰间的剑柄,警觉地朝左边后跳一步。“你是谁?!”

 

对方是一个打扮着实神秘的男人,裹了一身黑色的披风,几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乱卷的蓬松头发半遮住了他的脸,但葵仍然从他勾起的嘴角中读出了不可一世的骄横。什么时候在我身边的?葵为对方能够悄无声息露面的实力而惊出一身冷汗。“你想干什么?!”

 

“嘘~小声点,你可不想把病人吵醒吧。”男人悠哉游哉地将右手食指在嘴边靠了靠,用眼神示意屋内还有一个病人的存在。

 

葵心中一紧,他怎么会知道…

 

“你来这是想做什么?”葵压低了声音,并同时拔剑而出,剑尖对准了男人的喉咙。

 

“哦呀哦呀~可别紧张~我可是能实现你的愿望的人呢~”男人不仅毫无畏惧之色,还大咧咧地笑着拨开了剑尖。

 

“什么意思?”

“刚刚难道不是你唤我而来的吗?”

“我?……你是谁?再不报上名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啊,就是那个…你们是叫什么来着,能实现你们愿望的人…你们是怎么称呼的?”

“……神?”

“啊,对!就叫我‘神’吧,我可是能实现你的任何愿望哦。”

“……凭什么相信你的话?”葵将剑尖又靠近了男人的喉咙几分。

 

男人毫不在意地耸耸肩:“竟然不相信…我想想,啊,你不觉得这月色似乎太亮了些吗,难保不会不扰人好梦……”他笑着看了看夜空,以一种似蛊惑的语气对葵说道。

 

葵惊讶地看着夜色在瞬时之间更加昏沉,方才还明亮的弦月被厚厚的云层盖了个严严实实。巧合吗,纵使这样想,葵忍不住对面前的男人多少撤下了防备。

 

“你说…你是神?”

“对~”

“能实现我的愿望?”

“对~你不想让你的朋友死去,对吧?”男人装模作样地朝屋内望了一眼。

“……你的条件是什么?”

 

“哈哈哈——”闻言男人轻蔑地笑了起来,“喂,别摆出那样一张严肃的脸来嘛,我的条件很简单的。只要世上每少一样东西,你的朋友便能多活一天,怎么样,超~简单的吧?”

“……”

 

“都说了,别那么严肃嘛,这个世界上无关紧要的东西那么多~刀啊剑啊没有了,你们不就不用苦于杀敌卫己了吗。”

“不可以!刀剑可是武士的尊严和灵魂!”

“不可以吗…”男人用手抵着下巴,朝四周看了一圈,发现了好东西般眼里噌得闪出亮光来,“那就让这棵树消失怎么样?这棵树这么大,也太挡路了吧。”

 

这棵树……

 

脑海里倏然浮现的是他和新一起坐在这棵樱树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的时候。说是聊天,也不过是已经成为惯例的一方担心一方安慰罢了。新因病而虚弱的声音像暮冬初春交际时的风,细微而窸窣,葵得仔细听才避免漏听了新的话语,又凉薄微冷,话音落及处只留下如刺扎的轻痛。就是已经那样虚弱的声音,突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似是借力般加重了语气——

“要是还能和葵一起赏春樱就好了。”

 

是约定之树。

 

“不说话?那就是同意了~好,那就请这棵树消失吧~”男人打了个响指,像是愉快地下了咒令。

 

“等,等等!”从回忆中惊醒的葵想要阻止男人的行动,可惜已然太迟,他惊恐地看着面前这棵古老的樱树如同被点燃的纸卷,一点点化为古怪的灰黑颗粒,然后一点点卷起边角,消失在视线里。

 

不见了!葵的心跳剧烈,他使劲睁着眼睛,然而能看见的仍然是一片骤然宽阔的土地。真的凭空消失了!他不可置信地回过头看向那个神秘莫测的男人,企图从男人的笑容里找到能够说服他的把戏。

 

但男人只是拍拍他的肩,在夜色中隐去身影。“等天明之时你就知道这是件多么划算的事了。”

 

-

突如其来的事件太过超出常识,葵随后立即回到屋内,在新的身边呆了整整一宿。像是被木墙阻隔了所有声音,房间里安静得能清晰听见新在昏睡中渐渐平稳下来的呼吸。

 

在不知道是第几声鸟鸣清脆传来时,昏睡中的人有了转醒的迹象。

 

“新…”葵立即俯下身,紧张地看着眼前这个面色苍白的人慢慢睁开了眼睛。

“新!”对方的视线迷茫地在上空逗留了好一会儿,葵忍不住低喊出声,他激动地握住了新的手,一时间热泪盈眶也没了下语。

 

只剩下两个人的视线就此落入对方眼中,沉默地相互确认着。

 

“新!太好了,太好了…!”

“…对不起,你好像认识我的样子……”

“…?!”葵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个神情困惑的人,骗人的吧…“新,是我,我是葵啊。”

 

见新努力地在记忆里搜索着自己的名字,最终还是抱歉地朝自己笑起来的样子,葵默默松开了握着新的手,行礼之后低声说了句“抱歉”,便狼狈地逃出了房间。

 

“怎么样~这桩交易不亏吧~”

 

葵猛地抬起头,是昨夜里的那个男人。他上前一把揪住男人的衣领,哑声质问道:“你把新怎么样了?”

 

“天地良心,除了昨晚让一棵樱树消失了以外,我可什么都没做。”男人无辜地举起双手。

“那为什么新不记得我了?!”

“谁知道,一个东西消失的话,从它所生的一切联系也都会消失——你不会不知道吧,还是说你这么贪心?”男人讥讽地一笑,“好了,让我们来决定明天让什么消失吧。”

 

一个东西消失的话,从它所生的一切联系也都会消失。

 

葵看着面前空阔的土地,这里原本应该有一棵樱树,是在这棵樱树下,他才同新认识并成为了一生的挚友。

 

-

8岁的时候,他随父母迁家于此,无意间发现了这棵樱树。正值入春,樱花满开,密密层层的樱花投下一片淡色的粉红荫翳,不管是练习剑术还是闲时读书,都是他爱呆的凉快地。然而没等他欢喜多久,便有人同他共享了这片好地方。

 

怎,怎么回事?葵战战兢兢地握紧了手中的厚书,紧张地看着突然从树而降的人。

 

“啊,好疼。”对方打了个哈欠,自顾自说着话,不经意看见了葵,“噢,今天可真是不幸,竟然被人看到了。”

 

“没,没事吧?”

 

葵小心翼翼地问道,并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面前这个看上去跟他差不多的小男孩。冷冷的没什么表情,好像很难接近的样子,葵在心里暗自做了评价。不过,葵忍不住盯着对方的头发看,感觉头发好软,好想摸摸看,应该跟给幼犬顺毛的感觉差不多吧。

 

“有事。”

“诶?”

“因为睡死了所以摔了下来这件事被看到了,丢脸。”

“啊,那个,”葵忍不住笑起来,“我不会说的,我没看见啦。”

“嗯,那就多谢了。你叫什么?”

“葵,皋月葵。请多指教。”

“卯月新,请多指教。”

 

之后的一切也是自然而然。从生涩的见面问候到亲昵地一起习剑,长久孕育的默契让两个人不仅在杀敌里配合完美,也更是增加了两个人相互的信任。

 

葵看着面前空阔的土地,感慨之余只剩伤感。如果这棵樱树没有消失,新就不会忘记关于他的一切;可是如果这棵樱树没有消失,新也许就已经失去生命了。

 

尽管心中空阔一片,葵还是咬了咬牙,他问那个神秘的自称为“神”的男人:“这次你想让什么消失?”

 

“噢,等等,有人好像有话要说。”

 

葵顺着男人的视线转过身:“新?!”

 

“葵在做什么?”

“新…你记起来了?比起这个,你的身体…?”

“嗯…不知道,是那家伙搞的鬼吗?”

 

尽管被两人的视线包围,男人似乎也没有要解释的打算,他只是做出摊手的动作,对葵说:“也不能光你一人有选择权啊,所以我就把机会给了他。不过他好像拒绝这项交易呢,要不你劝劝他吧。”

 

葵神色复杂地看向新:“为什么…?”

 

“要让我忘记葵而活着,这种事我才不要。”

“可是这样的话,你马上就会…就会……”

 

“就会死。我知道。只是,这世界是由无法替代的东西所组成的,对我而言,和葵在一起的所有一切都是无法替代并且不可或缺的东西。所以,我不要樱花消失。”

 

“可是如果新不在了,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这些跟新能健康地活着这件事比,有更重要的意义吗?我只要新能好好活着,就算…就算……新没有了那些记忆也没关系!”

 

“有关系。有关系的,葵。它们是我存在过的证明,是我生活过的证明。如果让我忘记葵而活着,那么这重新来过的人生的遗憾,与现在就死去而未能实现梦想的遗憾相比,一定要不甘心许多吧。”

 

“新……”

 

“葵,”面前这个人是从小陪伴自己到大的人,尽管经常被人误会,实际上却是非常温柔的一个人,他明明可以将自己生命的风华在此时的战争中如樱吹雪般飞舞而出,可是,可是…“我们不要让樱花消失。”

 

可为什么却偏是雨后的残樱,奄奄从枝头散落呢。

 

-

“好。”

 

今年的春天还能赏樱。

 

 

 

 

新最后说的话来自电影《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了》

“假如我从世界上消失了,那究竟会有谁为我悲伤呢?那些仍未实现的梦想和思绪,那些我存活间未能完成的事情,对此我一定会抱有许多遗憾的吧。然而,这个世界我在与不在,相信一定会有所不同,也许真的只是些小小的不同。然而正是它们,是我存在过的证明,是我挣扎着,烦恼着,生活过的证明。”

“这世界是由无法替代的东西所组成的。所以,我不要猫咪消失。诚然,死亡令人畏惧,但我知晓了自己的寿命,也能心安理得地接受死亡,在我看来,这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竟然通宵了……

啊,也很想知道大家对梦见草的想法><

评论(9)
热度(35)
© 葵叶小帆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