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叶小帆船

自らの生への力を確認したい。

五十音顺新葵小甜饼合集 Ⅱ

把恋人小甜饼写成搭档小甜饼是因为真的找不到梗写了

也没差?

如果能喜欢就真的很开心啦♥

(人老了记忆不好,有与官方段子出入的地方还请指正呢(^^ゞ

 

 

 

寒くて抱きしめたくなる(让人想要拥抱的寒冷)

    虽然能和Procellarum的成员一起出外景,还是充满挑战的野营主题是一件让人非常兴奋的事,但身边的人似乎遇上了些麻烦事。在拍摄进入黑白两组对接下来的合作live的看法与构思的环节后没一会儿,新便察觉到葵整个人都有些焦躁和不耐烦起来,虽然对方将这些负面情绪隐藏得很好,笑容的耀眼度仍然不减。

    新这才意识到仅靠一小堆柴火根本没办法让临时搭建起来的简陋木屋有多温暖,此时又是深夜,寒气后知后觉地裹了上来。

    好冷。新皱起了眉,自己是耐寒体质倒还扛得过去,但自家恋人一直都怕冷,也难怪现在变得有些心不在焉了。

    想到这,他整个人便挂在了葵的身上。

    “哇!新,干什么啊?”恋人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其他成员的视线也纷纷递了过来,不过在看到新的举动后,又都习以为常地继续刚才的讨论。

    只有黑组的队长象征性地开了口:“新…”

    “好冷,要葵抱抱~”新一边替自己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埋进葵的怀里,一边不动声色地将葵的手都包覆进自己的手掌里。果然冰冷得让他只想把对方按进温泉里好好泡一泡。

    “新…”葵小声地抗拒道,然而这只让新更加嚣张地收紧了手臂,继续在大家听来已经算不上惊人的发言了。

    “葵好暖和。所以就温暖我吧。”

后续

    “好冷…”身旁的恋人像求食的猫咪一般发出了小声的呜咽,然后又像没得到食物的家猫不甘心地用爪子又挠又蹭地向主人抗议一般朝新看了过来,紧咬下唇的样子就像耷拉下去的猫耳朵一样委屈。

    已经真的冷到没脾气了,新暗自想到。“再坚持一下,今晚就能回去了。”

    “可是真的好冷…”自家恋人又呜咽了一声,与之前台面上的矜持(新如是说)大相径庭,对方径直抱住了新,整张脸埋进新的怀里。“好冷…”

    似乎是觉得不够暖和,葵一边更加用力地抱住新,一边埋着脸挪向恋人的颈窝,还埋怨一般将新的毛衣高领往下扯了扯。

    休息时间里没有跟着大部队去什么林中探险真好,新从小木屋里向外瞥了眼正忙着收拾的士大夫们,满足地想道。

 

深呼吸(深呼吸)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阳一脸难以理喻地看向在一旁突然嘟嘟囔囔着“吸气呼气”的新,“你要是很闲就去睡觉,能不打扰我看台本吗?”

    “这你就不懂了,书上说,深呼吸有助于缓解压力,放松情绪。”

    “…原谅我只看得出你好像悠闲得不得了啊。”阳忍不住吐槽道。

    “哇,阳好过分~明明我是好心在给你推荐缓解压力,放松情绪的方法。阳不是在苦恼最近要出演的角色的台词很难记吗。”

    “如果你现在就能在我的视线外找个地方睡觉的话我会更感谢你的。”已经懒得搭理新那一套,阳转过身子继续默记他出演的角色的台词。

    什么嘛,阳好无聊。新在心里嘟囔了一句,便继续做他的深呼吸。

    好想见葵。然而心里装满了恋人的一举一动,无论做多少次深呼吸,想要见到对方,恨不得现在就动身去对方的工作地的迫切心情都没办法放松下来。

 

すっきりしてなる(没什么好纠结的)

    尽管被看作是连接新和外界的唯一的桥梁,但葵仍然在每次采访中都会难以肯定这一点。“虽然跟新是幼驯染,我也只是习惯了他的习惯而已,所以有时候能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但到底还是没办法猜到他会想什么呢…毕竟是新嘛。”

    在采访人连声的“果然是这样吗”“不愧是新啊”的附和里,他不禁有些犹豫。说起来,自己是不是擅自解读过新的意思呢,尽管常年都在一起,现在更是作为恋人更加形影不离,但自己面对新而形成的习惯,是不是已经妨碍到对方了呢……想当然地在当下的交往里运用曾经的经验,太自以为是了啊……

    “葵?”

    被恋人的话语提醒,葵才恍然回过神来。“嗯,怎么了?”为了掩饰刚才的走神而眨了眨眼,示意对方说下去。

    “没什么,这个草莓大福很好吃。”

    “啊,是嘛,下次顺路经过那家和果子店的话再买给新。”

    对方与他对视了大约3秒钟后,撇下了视线,随意地看向左下方的不远处,并悄悄做了一个长长的吐息。啊,让新在意了。太过熟悉恋人的表情,葵立即明白这是恋人欲言又止时下意识的小动作。

    于是他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一盒草莓牛奶给新,笑着对对方说:“真的没什么啦,给你草莓牛奶。”

    “哇,是草莓牛奶。”虽然是浓重的棒读语气,但对方隐隐僵硬的神情已经完全消失了。看来新决定相信他——

    想到这,葵突然觉得自己刚刚那一通乱七八糟的烦恼来得毫无意义。搞不懂新在想什么也好,担心自己会错了意也罢,面对新的时候,这些纠结自然就成为了自己和新之间独特的电波啊。

    是这么回事吧。 

 

背中がお守り(你的背影就是护身符)

    葵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边已经泛起蒙蒙的亮色了,他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熟睡的恋人并没有因此而醒来,留给他的背影平缓地起伏着。

    退烧药的缘故,葵从头天下午足足睡到了此时凌晨,中途只醒来过一次,因而现在毫无睡意。烧好像已经退了,他一边望着身旁人的背影,一边推测道。傍晚醒来时和新的对话又倏然在脑海里回闪。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小插曲,大概是不会发生这种对话吧。竟然对新说了自己一直很羡慕新的沉着什么的,而新竟然也说因为有自己在所以才能做到很多事……

    都是笨蛋。葵不禁勾起了嘴角,忍不住轻轻埋进恋人的后背,感到一如既往的安心。

    不过好像能明白这样的心情啊,葵暗想。虽说两个人在偶像这条路上并肩前行,但说到底都有擅长与不擅长的地方。如果在不行的方面看见了对方的背影,反而就对接下来的努力感到安心了。

    因为那个人是绝对不会离开自己的视线的,尽管他能够到达自己视线远不能及之处。

    真想知道能和你一起变得有多优秀呢,新。

 

それでも好きだよ(尽管这样也喜欢哦)

    “今天的葵很不一样呢。”因为舞台剧的千秋乐结束后还有聚餐,换过衣服的两个人便在休息室里等着其他成员整理好行头。

    “哪里?”葵立即紧张地看了过来,困惑地询问道。

    忍不住在心里给恋人的困惑颜打了个满分,新才慢慢开口说道:“很多地方。特别是那个‘不许逃’…”说到这里新停了下来,回想起公演途中,对方一反往日的轻声软语,而是用了意料之外的磁性嗓音对他说“不许逃”时,他甚至被这突如其来的强硬发言弄得不知该作何对应了。

    “我可是吓了一跳。”

    “啊,对不起对不起,”收到了预想之中的慌张道歉,“因为是千秋乐,所以就想着做一点不一样的……是做得太过了吗,对不起,啊好丢人…果然以后还是不尝试这种东西了好丢人……”

    “拒绝。”

    “诶?”

    “今天的葵很不一样,但是也很喜欢。”

    “新…”

    “真心话。”

    看着恋人腼腆地撇开了视线,新愉快地收住了这个话题,尽管他并不介意甚至是完全心甘情愿地希望什么时候葵能再次对他展露些强势的样子。

    毕竟是向来温和的恋人鲜有的一面,况且不管怎么说,从强硬的势气中一下子回归到平时好脾气的恋人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可爱了。

 

タラレバ話(妄想集)

    “会做点什么?我想想,嗯…现在根本就没什么时间能和葵单独一起,是这样呢,没办法谁让我们是当红偶像呢~所以,绝对要做平时没办法做的事~”

    “什么事?你好像很激动哦?嘛,我要葵天天都做草莓松饼,能有一个月都可以吃到葵做的草莓松饼的话,每天可以只喝一盒草莓牛奶~就是有这么好吃哦~放心,我吃不腻的~”

    “其他的?暂时还没想到。什么嘛,你好像挺失望的,哇好受伤,我不要你采访了……”

    新看见葵捧着杂志看得认真的样子,便慢慢悠悠地蹭上恋人的肩头一探究竟,果然对方是在看他上次的专访,主题是“如果跟搭档有长达一个月的off”。“我还在想葵在看什么呢,原来是这个访谈啊。嘛,话题确实很有趣。”

    “我都不知道新这么喜欢上次的那个松饼,那以后的休息日一定都做给新吃。”

    “休息日……下一次我们两人都是off的话是什么时候…下个月……啊,好讨厌,如果真的有整整一个月的双人off就好了。”说到这新忍不住吻了吻葵的嘴角。

    “说什么呢,有工作做是好事啊。”葵虽然这样回答新,但同时也眷恋地回吻住恋人。

    “不要,我要跟葵在一起。要有一个月的off的话,天天都要黏着葵,要葵喂我吃松饼,还要陪我午睡,嗯,早上起来帮我整理发型,嗯,还要每天都和葵做。”

    “说什么呢新!我才不要跟你有双人off!”

 

痴漢行為(流氓行为)

    “OK~拍摄结束,臯月桑辛苦了~”

    新全程围观了士大夫们在几张照片里犹豫讨论了好一会儿,最终在复活节的概念图上达成了一致。品味不赖嘛,他暗想,同时又稍稍有点不爽。

    选定的葵的复活节的宣传照是葵背对相机侧过头来看镜头的一张照片,微笑的王子很可爱,手里的装有他们两人的月兔的气球很可爱,头上戴着的兔耳朵的礼帽也很可爱,屁股上的毛绒绒的白色小短尾就更可爱了。

    对的,一看见那张照片,新的视线立即全部落在了那毛绒绒的兔尾巴上。嗯,不如说是自家恋人的臀部?总之很可爱,总之新有点不爽要把这张照片作概念图,这意味着他即将被迫跟无数迷妹分享自家恋人的翘臀。

    “葵,拍摄辛苦了。最后士大夫桑选的是这张哦。”

    “诶,竟然是这张,”正在休息的恋人立即上前拿过新手中的照片,神情一下子害羞起来,“好羞耻的动作……”

    “不会,葵很可爱。”说着摸上了葵的屁股,接着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

    “新!在干什么!”

    但是她们也就只能饱饱眼福,只有我才知道手感有多棒。尽管被生气的恋人结结实实地捶了一拳,新依然忍不住地愉悦起来。

 

通学路に(上学路上)

    “葵,这边。”

    葵看见站在便利店前戴着口罩的新,不由得惊讶地问:“诶,新今天这么早到?”

    “被老姐扔出来了。”新看上去依旧面无表情,不过葵猜想对方口罩下的嘴角大概是已经撇下去了。

    “是嘛,优花姐可真厉害。那走吧?”

    今天是他们两人久违的去学校上课的日子,尽管所在的大学并没有规定本校学生不许参加艺能活动,但不努力修得学分的话,仍然有被劝退的可能。

    “真是怀念的感觉呢…”看见身旁人背着通学用的双肩包,双手随意地插在帽衫口袋里的样子,葵忍不住感叹起来,“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两个人一起走路去学校了呢。”两人偶像出道后,经纪人安排专车送他们到学校的时候更多一些。

    “嗯,难得两个人一起走路上学,能这样做就更好了。”

    “这样?”在葵疑惑的时候,新便不动声色地握住了他的手,“诶?!不行新!这可是在外面!现在人还这么多!”葵慌张地小声抗拒道,企图从中挣脱出来。

    “那跟我来。”那只手不由分说地牵着他,七拐八拐不知怎么就到了一条行人稀少的小路上。

    “那现在可以了吗,”葵惊讶地看着新,对方则颇为得意地开口说道,“这可是我特地研究出来的秘密路线哦。我可是一直都很想体验一番跟喜欢的人手牵手去上学的感觉呢。”

    在说什么呀……葵难为情地看看四周,果然这条路是不怎么起眼的样子,没什么来往的路人。“那,那好吧。不过快到学校了的话就不要这样牵着手了,还是小心一点,新。”然后轻轻回握住了恋人。

 

手当として(额外奖励)

    “今天拍摄辛苦了。”明显察觉到恋人拍摄结束后低沉下去的心情,葵赶忙给新递了一盒草莓牛奶。“新真的很努力了。”

    今天的拍摄是由某个海外运动品牌为给即将登陆日本的子品牌造势而提出来的,并且指名要他们两人拍摄宣传画册。只是除了对打戏怀有极大的兴趣,一直慵懒惯了的新在拍摄途中不少次被摄影师强调拿出点精神,还不够有活力云云。

    “……给大家,特别是摄影师添了不少麻烦…”

    “没有的事!新的努力都传达给大家了!今天的拍摄很棒的,别烦恼了。”葵担心地看着恋人情绪不高的侧脸,赶紧转移话题,“等会儿回去给新做年糕小豆汤怎么样,新想吃什么——哇!新?”

    对方沉默地将整个身子都扑了过来,并长时间没再说话,葵只好担忧地看着埋下脸的新,轻轻握住对方搭在他腿上的手的同时,另一只手温柔地顺着对方的头发。

    就在葵想要再度出声询问的时候,新一下子直起了身。“充电完毕~葵今天拍摄了一整天也很累了,不如点外卖吧。”

    “新…”

    “嗯,不过好困…葵是枕头。”

    真是的……葵无奈地看着再一次挂在自己身上的恋人,强行将他从自己身上拉开。

    “今日限定……”他不好意思地对上恋人困惑又不满的神情,“新可以膝枕噢。”

 

突然に相手にしてくれない(突然冷漠)

    “你又做什么让葵酱生气了?”阳非常郁闷地拦住正想下楼拿草莓牛奶的新,“夜最近天天都跟葵酱一起研究料理,听夜说是葵酱想提高自己的厨艺什么的,绝对是你这家伙又惹葵酱生气了吧,这几天也没怎么看见你们俩在一起。还不去跟葵酱道歉吗?”

    “就算阳这样说了…可我不知道葵为什么生气。”新对此也很苦恼,“自从上次黑组一起上了广播后就这样了。”

    “哪次?你们说了什么?”

    “大概聊了聊成员们的口误,就是那次吐槽了葵的口误后始桑笑得很厉害的那个。”

    “好像明白了,碰巧我听了那次广播。”

    “葵不可能因为那个就生气。”

    “不不不,你后来还说了什么觉得葵酱莫名其妙不讲道理,我觉得应该是你后面的补充让葵酱不高兴了吧。”

    “葵不可能因为那个就生气。”

    “是是是,葵酱是不会生气,但现在不就在闹别扭吗。”

    ……好像有点道理。尽管如此新仍然不认同阳的说法,自家恋人的性格他最清楚了,不会因为这样就生气……但还是为这个道歉看看?这几天不能黏着葵都快寂寞到要化掉了。

    “葵是因为上次在广播里爆了葵的料所以生气了吗?”新跟着对方来到厨房,单刀直入地问道。

    “没有啊,我没有生气。”对方飞快地跟他对视了一眼,接着专注地剖着鲷鱼。

    真的没有生气。新放下心来的同时,又疑惑起来,刚刚葵在心虚吧。

    “那葵为什么这几天不理我,是因为我后来说葵莫名其妙不讲道理吗?”意识到恋人没有生气后新的动作便大胆了起来,直接揽住了葵,压着声音在对方的耳边继续问道,“还是葵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不好的事?”

    “新…”对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侧过身来看着他,并下意识地咬着嘴唇。唔,倒像是在担心我生气?

    “嗯,刚开始确实是因为新后来说的事情不开心,觉得新为什么把这种事就随便说出来了呢,所以就不开心。知道了的人绝对会有‘这人可真任性啊’的负面想法吧,很丢脸诶。”

    “所以就…”

    “嗯…想着要让新以后不要再随口说这么丢脸的事的话,果然不能很普通地提醒新几句吧,新绝对听不进去。但是很快就后悔了…明明新说得没有错,本来就是我很任性地揪着那件事不放,现在也是,躲着新的行为同样也很任性……”

    “啊…我都不知道葵想了这么多……”

    “对不起,新!是我太任性了,其实很快就后悔了,但是一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葵道什么歉啊,是我该道歉才对,都没有注意到你的想法,下次我一定不——”

    “不不不,是我不对,现在的新已经很好了,请还是按着原来的样子来吧。好了好了,不要再讲这个了,太丢脸了。对了,最近跟夜学习了一道新料理,新等会儿要不要试吃?啊,冰箱里还有刚买的草莓牛奶,要不你先去外面等等?”

    听着恋人慌乱的语气,新忍不住笑起来。他蜻蜓点水般吻过恋人的嘴角,成功让对方安静下来。“好,期待葵的新料理~”

 

 

 

划水明显的更新……

大概下次会更划水(那就别写了

评论(9)
热度(38)
© 葵叶小帆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