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叶小帆船

自らの生への力を確認したい。

五十音版小甜饼合集新葵.ver

OOC对不起><

撞梗对不起><

 

 

 

朝起き(晨起)

    新醒来的时候,葵很少见地仍在睡着。

    也难怪,如果第二天是黑年中的off的话,通常头天晚上两个人都做得非常尽兴。

    新满足地打了个哈欠,盯着自家恋人安稳的睡颜好一会儿,才结结实实地吻上对方的唇。

    葵被这个深吻惊醒时身子轻轻一颤,然后像放松警惕的猫咪一样软下身,双手自然地环上新的脖颈,迷迷糊糊跟不上节奏地回吻起来。

    等几乎快感觉不到自家恋人的呼吸了,新才舍得结束这个深吻,转战在葵的锁骨处深深浅浅地舔舐啃咬,待恋人喘匀了气息,他便埋在葵的颈窝撒娇道:“葵,我饿了。”

    “嗯?”葵的声音还沾着困倦,“那我去做饭。新再睡一会儿?”

    “好。早餐做好前能先拿盒草莓牛奶给我吗,葵?现在想喝。”

    “知道了,等会儿就给新拿来。”

 

言い訳(借口)

    “真少见,新竟然到厨房来了。”因为Six Gravity难得的聚餐而在厨房忙碌的葵不经意瞥见倚在门口的新后诧异地小声说道。

    “怎么嘛,葵竟然不欢迎我。”新将喝完的草莓牛奶扔进垃圾桶,走到正在切菜的葵身边,求安慰似的从侧边搂住恋人,委屈巴巴地抗议。

    葵听着新假意的抱怨忍不住轻声笑起来,安慰一般歪了歪头蹭了蹭恋人柔软的发顶:“好啦,只是随便说说。”

    新也享受地眯起眼睛,在葵的耳边吹起气来:“葵做饭的样子只能给我一个人看。”

    “新要是每天都能对我说这句话我会更高兴哦。”对新的情话置若罔闻,葵以意料之中的表情从一旁放甜点的盘子里拿过一个玫瑰舒芙蕾给恋人,“想偷吃的话只有这一个。”

 

うまく言えること(能坦率说出来的话)

    “我喜欢葵。”“我也喜欢新。”

    “……就这样?!”为了将自己的心意明白地告诉自家搭档而来向葵求教他跟新是怎么在一起的阳听到回答后,一脸不可思议。新这么直球能够理解,葵酱也这么…?!

    “怎,怎么做到的……”阳非常困惑。

    “嗯…”葵眨了眨眼,多少难为情地低下头,“怎么说呢…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阳有体会的吧,和夜聊起目标啊不安啊那样的话题的时候,那种信赖对方,说什么都不会觉得窘迫,让人感到亲切的氛围。在明白那个时候新没有开玩笑后……就一下子陷入了那样的氛围里了…结果就非常自然地回应了…”

    这样吗……阳盯着自己手中的小本本,仍然毫无头绪。

    “因为是新,所以就自然地坦白了自己的心意,没什么好纠结迟疑的。”葵温和地笑起来,对阳鼓励道,“阳也一样,对夜更坦率一点吧。说不定夜早就知道阳想要说的话了哦。”

    “啊?!”

 

映画館で(在电影院)

    两个人时不时也会去电影院看场爱情电影。

    口罩与鸭舌帽将身份遮得严实,躲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一边看男女主角的情路蜿蜿蜒蜒,一边在旁人视线不及的地方无声地亲昵。

    荧屏上的情侣在跌跌撞撞地告白,新便趁机将葵的手掌摊开在自己腿上,在恋人的手心里肆意写下无数个“喜欢”。

    荧屏上的情侣在缠绵亲吻,作为回应,葵在口罩下抿起唇角,牵过新的手,在对方的手心里慢而温柔地写下“爱”。

 

鬼に弱い(怕鬼)

    “新!”

    在公共空间的沙发上懒洋洋发困的新被葵少见的生气口吻吓得立马乖巧地跪坐在地毯上,小心翼翼地投给对方疑惑的眼神。

    “为什么不拜托月城桑推掉这个通告?”葵将印有接下来一周行程的通告单按在玻璃茶几上,埋怨地问道。

    “…什么通告?”新跪着往前挪了几步,歪头瞅见葵指着的那一行小字,噢,是要和葵一起做鬼屋探险,“不是很好嘛,难得和葵两个人一起上节目。”

    “是不是士大夫说了因为新的反应是饭们期待想看的?”葵皱紧了眉,毫不退让,“明明就怕鬼到不行,还擅自主张答应下这种节目……”

    “反正葵和我一起的嘛,到时候就死死拽着葵不松手,再不然就死命往葵怀里钻好了。士大夫也说了这是饭会喜欢的福利哦。嗯,作为喜欢葵的我也很喜欢这个福利。”

    被说到这个份上,葵也不好再说什么,他无奈地看着新无所谓地摆摆手,起身去冰箱里拿了一盒草莓牛奶。

    新是个笨蛋。一想到怕鬼的恋人因为偶像意识而主动答应下进鬼屋葵就心疼得不行。

 

風邪を引いたら(感冒)

    “葵?葵的脸色很不好,感冒了?”上午有通告而准备出门的新来到恋人的房间想求个告别吻,本以为一大早起床的自己不见葵的身影是因为对方今天恰巧想偷懒晚起,在看到恋人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后,才意识到是生病的缘故。

    新立即关切地上前额头碰额头,“幸好没发烧。昨晚睡觉着凉了?”

    “可能吧…”带着鼻音,葵打起精神回复道,“不过不是很严重,再睡一觉大概就没事了。”

    “要不我跟月城桑说等会儿的通告我就不去了,想陪着葵。”

    “没那么严重啦,真的,”葵赶忙阻止新要拨电话的架势,“新快去工作才是。”

    “……好吧,那我先出门了,那边一结束就回来。”和葵对视僵持了好一会儿,新明白恋人的感冒真的并无大碍,他便按着两个人说好的约定让了步,尽管担心恋人但也要专心自己接下来的工作,“有什么情况一定call我。”

    “知道知道。那工作加油,路上小心。”

 

キスしかいらない(吻吻吻)

    他们相拥着醒来,看见对方睡得乱糟糟的头发。但两人仍是彼此眼中最可爱的样子。他们安静地望着对方,又同时不言而喻地对着恋人糟糕的睡相轻笑,然后蜻蜓点水一般吻遍了面前人的眼角到唇边。

    他们相拥着从快感里回过神来,汗水滚着汗水,喘息叠着喘息,两个人都困倦极了,却依旧慢而缠绵地相互啃咬,仿佛是要把即将被睡意吞灭的那最后一些爱意以此献给对方。

    他们的一天以吻开始,晚安的絮语用吻代替,只要可以,他们便能用亲吻传达任何甜腻的情话。

 

薬を飲めよ(快好好吃药)

    “新…我觉得不吃药,靠免疫力自然好起来对身体比较好吧……”

    “又来了。”新面无表情地看着示弱的恋人,不管遇到什么都能用微笑应付的爽朗王子,却对吃药苦手这一点,不光是饭们,自己对此也觉得意外。嗯,要应付这样的葵很让人头疼。

    “必须吃药。”新再次面无表情态度强硬地让葵吃药。

    “可是…这次医生开的药片,好大……卡在喉咙了怎么办…”葵再次抿着嘴,冲面无表情的恋人眨了眨海蓝色的眼睛。

    老实讲,新也很乐意应付这样的葵,因为只有这个时候向来成熟的恋人最愿意向他撒娇。但是——“啊,这样。那只能用我的吻让葵乖乖吃药了?”

    “新…我,我自己来好了……”上次新直接欺身上来强行吻住他把药喂给他吃的回忆葵绝对不想再有第二次了,不想把病传染给新。

    看来臯月家的看护法得更新了呢。见自己拿着勺子好言软语哄葵吃药的方法已经不奏效了,新这么想到。

 

携帯恋人(手机情人)

    “虽然葵没有说出来…”

    “什么?”

    “葵很喜欢我穿这件衣服吧?( •̀ ω •́ )✧”

    葵抬眼看了看身边悄悄扬起嘴角的新,今天穿着的帽衫是优花姐送给他的20岁生日礼,一反新的low tension风,是一件非常让人注目的银色镭射元素单品。每每情绪不高的恋人穿着它,葵都觉得对方的一举一动都散发出平时沉睡着的荷尔蒙。这就是所谓的反差萌吗?

    “是很喜欢…”

    “唔哇好受伤( ▼-▼ )”

    “?”

    “葵都不主动对我说喜欢这件衣服什么的,要是葵这么说了我一定天天穿这件衣服给葵看。”

    “新不是看出来了吗……”

    “我不管我不管,就是想听葵对我说嘛( ▼-▼ )”

    “……”

    “葵好小气,就这么一句话都不肯说(;′⌒`)”

    “葵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真没办法啊……葵小声嘟囔着。“很喜欢新穿这件衣服的样子…所以以后能多穿穿看吗(^人^)……”

    “好丢人……(/-\=)”

    “o(* ̄▽ ̄*)ブo(* ̄▽ ̄*)ブ”

 

    “怎么觉得……新桑突然心情很好的样子?”“嗯…葵桑,情绪好像低落下去了……”恋和驱偷偷瞟了一眼坐在车子最后排低头玩手机的年中组两人,小声地议论道。

 

恋の暗号(恋人间的暗语)

握手会

    “新君,最近和葵王子大人的blog最后都有写‘ジグジュー’呢,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哟,看来都注意到了嘛。不过你问的这个问题我今天不想回答,下次再来吧。”

    “葵王子大人,最近和新君的blog最后都有写‘ジグジュー’呢,是两个人在玩的游戏吗?”

    “啊,也可以说是游戏吧…是和新的秘密,约好不能说的呢,嗯…明明特意来参加握手会,却没能回答上你想知道的问题,真的很对不起!请一定要再来,还有其他什么你想知道的事下次一定都告诉你!”安定的王子笑容。

半个月前

    “哇…真是让人怀念的东西呢~”葵一边翻着大扫除时从纸箱里找到的小本本,一边怀念地说道。

    “那是什么?”环着自家恋人的新一边用鼻尖轻轻蹭着对方的后颈,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就是小时候拿来记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本子,现在看来好像纪念册一样~”葵笑着向新展示起两个人小时候稚嫩的笔记,“你看,那个时候新提议的要发明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语言什么的…”

    “时时刻刻都散发着荷尔蒙的卯月新大人不应该存在这种过去,葵,快去销毁掉。”虽然这么说着,新同样很有兴致地和葵一起翻看起来。

    “是不是好有趣?”

    “嗯…‘你好’‘再见’…噢~原来‘我讨厌你’要这么说~嗯…‘我喜欢你’…‘ジ、ジグジュー’?啊~可真好玩~”

    “以前真的好蠢哦…”听见新试着读出小时候随便想出的奇怪短语,葵忍不住笑出了声。

    “葵不许笑。”新收紧了环着葵的手臂,把葵框在了自己怀中,毫不客气地低头给了葵一个快要窒息了的深吻。

    “……作为惩罚,”一边嫌没吻够地舔过恋人的唇角,一边对晕乎乎的葵提要求,“葵最近的blog都要加这句话噢。”

 

 

写完カ行就写不动了……但是会写完的…(土下座

主题大概是“改不掉习惯→习惯→竹马恋人就是习以为常地撒狗粮”这么来的…虽然这样说,很,很无聊吧?

有对他们理解不到位的地方还请指出来呢谢谢!

以及想吃更多的小甜饼(热切地盯着大家(╹ڡ╹ )

评论(5)
热度(42)
© 葵叶小帆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