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叶小帆船

自らの生への力を確認したい。

皆是良缘

架空我流xd

有玲子的部分,但是大概自我解读的成分比较多,私心占tag不好意思啦><

 

 

 

皆是良缘

 

01

    河川对岸就是人类的城市。有叫夏目玲子的少女。

    按照乙姬的母亲的话来说,玲子是一个身形清秀的少女,风总是从她百褶的裙摆间飘然而过,随即拂过耳侧的便是她的盈盈笑语,看起来柔柔弱弱,其实有着大咧咧得不输男孩子的洒脱气。

    “就像一场来去都快的小雨。”乙姬的母亲经常提起玲子,每每这个时候她眼中尽数是柔软的怀恋,却总是非常强硬地告诫乙姬要她远离人类。

    “一旦和人类有了接触,痛苦的只会是妖怪。因为人类是太容易消逝的东西,接触越亲近,人类逝去后,留下的念想就越感伤痛苦。”

    乙姬对母亲的话将信将疑。她一直对人类怀有好奇心,并且,母亲越是告诫她远离人类,她就越是想快点认识那个叫玲子的少女。

    于是趁着母亲不注意,她便偷偷从长久居住的森林溜了出去,朝着河川对岸的城市出发了。

 

02

    然而才刚出森林不久,乙姬便迷茫地停住了脚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见过玲子,没有关于玲子的一点信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找到她。

    乙姬隔着河川,与河川对岸的城市面面相望,从城市来的风裹着嘈杂人声笨重地与她撞了个满怀。是完全陌生的气息。乙姬不由得退却了几步,想到自己也许应该先向其他妖怪打探玲子的事。她便开始沿着森林的边缘走起圆圈来,以期遇上过路的妖怪。

    运气还不算坏,乙姬正巧捕捉到不远处正渐行渐远的娉婷身影,便连忙追了上去。

    “请等一下!”

    远处的身影应声停了下来。

    “打扰到你实在不好意思,我叫乙姬,想问您是否知道一个叫夏目玲子的人类……”

    对方转过身来朝乙姬艳然一笑,登时四周的氛围都盛大华丽了起来。乙姬被惊得下意识停住了脚步,与对方留出一段距离,语气也迟缓下来。

    “那个,对不起打扰到——”

    “看来我们是同路之人呢。”

    “诶?”乙姬意外地眨眨眼,然而对方没等她回答便朝她走来,一只手落在乙姬头顶,轻轻顺着她的头发。

    “正巧我要找玲子拿回我的名字,一起走吧。”

    也许是不断迎面而来的陌生风景的原因,乙姬仍然难以消化下自己现在正跟随着一个毫不认识的妖怪的事实,并且,过程好像,非常简单随意。而对方见她跟上来后便自顾自往前走了,似乎也不在意乙姬到底有没有跟在身后。也多亏如此,乙姬才能大大方方地打量起这只邀她同行的妖怪。

    身着的和服用纯黑色打底,浓郁得像是压满了死亡的厚重,褐黄、哑蓝色的绣花端庄恣意地开满了衣裾,又铺写出大片生气的盎然。而嫣红的短结腰带,将本是和谐的气氛迅速抹成了热烈跳脱的一阵风,轻巧地拂过乙姬的发间。

    好美啊,乙姬暗自赞叹。

    刚开始会因为盛大的气势却步,但就像惹眼的腰带之下是深沉的素色和服,实际上却是平和近人的吧。乙姬这么想着,为自己不作细想地跟了上来的行为找了个原由。

    “那个…”乙姬怯怯地叫住前面的背影,“我该怎么称呼您?”

    对方转过身来,像是被乙姬的提问逗乐了,带着笑意回答道:“敬语什么的,可不用这么拘礼。我叫碧。你呢,可爱的小姑娘?”

    乙姬腆着脸点了点头,做完介绍自己,她向碧讲起自己想见玲子的原因,之后她朝碧感激地笑起来:“谢谢您愿意让我跟您一起走。”

    碧轻轻摇了摇头:“都是要去找玲子的,既然遇上了,做个伴多好。”

    “一路上会给您添很多麻烦,对不起。”

    “说了不要用敬语了,我也不习惯这样。”

    “好,好的,我会注意的。”

    乙姬难为情地笑着点点头,小跑着上前去到碧的身边。

 

03

    去到城市后,没有准备的,乙姬被城市喧闹的声流冲撞得措手不及,不能习惯城市躁动的她晕晕乎乎地迈着步子,走一步,被来往的人群推后两步。在她还未意识到自己的困境前,自己的手便已被另一只纤细的手给紧紧握住了。

    她这时才猛地一激灵回过神来,看见碧安抚地朝自己笑道:“别害怕。”

    乙姬不由得庆幸自己一个人没有没头没脑地就来找玲子真是太好了,同时立即安心地回握住碧的手,不禁感叹起能够遇见碧真是太好了。

    有了碧的牵引,乙姬放心地走起神来,她盯着碧的手指,又滑到碧露在留袖外的纤细手臂,接着忍不住一个劲儿地瞧碧的侧脸。真好看啊,乙姬忍不住一遍遍赞叹,又是这么亲切温柔,这样温柔的碧,又为什么会被玲子拿走名字呢?想到这乙姬疑惑了起来。

    似乎察觉到乙姬的困惑,碧低下头向她问道:“怎么了?”

    “碧说要找拿回自己的名字,是怎么回事啊?”

    握着乙姬的手轻轻抽走,按了按缠在的盘发间的发带。乙姬这才看清楚那根红色的条带上落满了时间的尘屑,已经发旧得厉害,在其他璨丽发饰的映衬下更加显得寒酸。

    碧对乙姬轻声说:“因为玲子送给了我这条发带,所以我就把名字当作回礼送给她了。”碧笑得非常温柔,但这一次她微笑着长长叹了口气,就像宽心的释怀似的,眉眼稍却挂上了轻愁,山吹色的瞳孔里漾开了层层叠叠往昔的涟漪。

 

04

    碧是个怕麻烦的性子,不愿掺和进其他妖怪之间的纷扰,便一直拒绝其他妖怪想让她帮忙以占领一片地或驱逐一只妖之类的请求,一来二去就有了关于她性格乖张言语带刺的碎语,鲜少再有妖怪与她有匪浅的交情。不过碧本身就爱自得其乐,对这件事便也不甚在意,加上她妖力不算低,身边便一直有低级妖怪跟着,看上去也热闹。

    但是玲子出现了。

    那天碧一如既往地正听着身边的妖怪们讲它们有趣的见闻,笑得开心,一个陌生的清脆女声大摇大摆地闯了进来:“你们之间哪一只是叫‘碧’的妖怪?”

    碧顺着声音看向它的主人,对方虽在发问,眼神却确切无疑地与她对上,一副完全知道她的样子。碧沉默地打量着眼前这个陌生的来者。麦秸色的散发,绛红色的领襟,海水蓝的百褶裙摆一同在风中轻巧地荡着,短款的衣裙藏不住细瘦的手臂和纤长的腿,绵延出一长段柔软的线条,勾勒出一个身形清秀的少女。还是个人类的少女。

    能看见妖怪的人类?碧皱起眉来,她谨慎地对上少女的眼睛,然而那双栗梅色的瞳孔里毫无邪念,单纯带着挑衅意味地冲碧笑着。

    碧站起身来走近少女跟前:“我是你要找的妖。你是?”

    少女完全无视了碧刻意营造出的震慑气势,背着双手,歪了歪头,藏着揶揄轻笑:“我叫夏目玲子。因为有妖怪来拜托我跟你比赛,让我赢你。那只妖怪讲了好多讨厌你的事,我还以为你有多不受欢迎呢,没想到你身边有这么多妖怪跟着,还蛮热闹的嘛。”

    碧身后的低级妖怪被玲子直接的开场白吓了一跳,你看看我,我瞟瞟你,互相给完吃瓜看戏的眼色后便好奇地伸长了脖子,都想看看碧是什么反应。

    听完玲子说明来意后,碧只是觉得那只妖怪怪好笑的,真没意思,她无奈地想,同时对面前这位名叫玲子的少女有了更多兴趣。“就因为没根没据的无聊话,你就来向妖怪要求比赛,我倒是挺愿意跟你做所谓的比赛的,只是,你是个人类吧?”

    玲子一点儿也不怯场,反倒笑得更开心了,“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会不愿意呢。”并且毫不客气地挂上得意的尾音:“碧不如担心自己会输哦,猜拳什么的我一直都是连胜呢。”

    “猜拳?那是什么?”碧茫然地问玲子。

    “啊,忘记说明了,对不起。”玲子抱歉地双手合十,然后径直牵起碧的手,将碧微微握拳的手指摊开来,“这个游戏就是这样,嗯,你的手就这样摊开保持住哦。”

    “剪刀石头布!嗯,我赢了。”

    碧一脸愣怔地看着玲子飞快地比出两根指头,接着用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巨大锤子毫不客气地砸了她一下,然后挂上胜利的笑容轻快地说道:“输了的人,自觉交出自己的名字哦。”

    一阵风过,吹得自己的掌心有一点点痒。碧重新握起拳头,因为感到不可理喻而生气地拔高了声音:“你耍我?”

    “我们人类就是这样玩的,不能输了就赖皮呀。”

    “明明我还没出——”

    “你问它们好了,”玲子指了指碧身后的一众小妖怪,“问它们刚才是不是你输了。”

    低级妖怪们本来就因为玲子来找碧意决胜负的事而对玲子有所忌惮,在看到玲子狠狠锤了碧一记后,更是对这位人类的少女佩服得五体投地。玲子的问话才说到一半,大家便一个劲儿地点头。

    都是见风使舵的家伙。碧吃了瘪,面色不快地盯着玲子,很不情愿地开了口:“好吧,愿赌服输。”

 

05

    碧如果想拿回名字的话,就和我比赛吧,你赢了就把名字还给你。玲子离开时这么说道。

    本以为是件轻而易举的事,然而碧已经连着好几天直追着玲子比赛了,自然每次都是她输。碧不得不承认除了第一次的猜拳是玲子坑了自己之外,其他次的比赛里,碧都确确实实比不过玲子。

    跳方格的时候玲子总能灵巧地落在规定的方格里,而她每次都冒冒失失地踩中边线。玲子能用小小的一片叶子吹出好听的调子,她则次次在叶子上撕出口子。玲子打出的水漂像燕一般划出优美的波浪线,她则只能看着自己扔出去的石子儿漂亮地砸出玲珑的水花……毕竟是人类的游戏,身为人类的玲子确实在这方面很厉害。碧对一直轻看的人类有了改观。

    为什么每次都赢不了玲子。又输掉一次比赛的碧不甘地对玲子抱怨,却没想到对方便因此说到“因为游戏也是有诀窍的呀,为了碧也能玩得很厉害,我教你吧”。

    在去找玲子的路上,碧想到了玲子热心地将所谓诀窍倾囊相授的事。那之后她终于能时不时与玲子打个平手了。碧对这个有着热闹性格的少女实在捉摸不透,特地赢过她,又教她怎么赢,好意说要教她,却仍然十句有九句都在嘲笑她,人类都是这么古怪的生物吗……但是,碧笃定地想,玲子是温柔的,不过张扬罢了。

    但印象里那个将温柔裹在毫不客气的嘲笑声中的玲子,同眼前在草地上抱膝坐着的玲子重合起来,之前说的“张扬的温柔”又似乎不大正确了。此时正是黄昏,整片天空都是大朵大朵的橙色墨团,日光沾上不断滴落下来的未干的墨汁,也晕成了一片暖黄。玲子正巧坐在那束温暖的余晖里,整个人像是被笼上了一团光彩的雾,温柔得没了边。碧看着玲子随手理好被风吹乱了的散发,看着玲子正注视着的只有模糊山林的远方,然后轻轻将脑袋搁在双膝间。

    碧突然觉得,玲子的温柔,也是很寂寞的。

    “碧一个人来的?其他妖怪呢?”不经意看见碧后,玲子直起了身问道,还是那样轻快的声音。

    “那些低级妖怪吗?早走啦。”碧耸耸肩,“都是玲子的原因,自从玲子耍赖赢了猜拳后,身边的妖怪觉得我特没本事,一个接一个地都投靠别的妖怪去了。”

    玲子果然挂上了嘲笑的表情,咯咯地笑出了声:“怎么能算我的错,明明就是碧玩得太菜。不过话说回来,我以为它们都是喜欢你才围在你身边的,没想到原来你真的这么不受欢迎啊。”

    碧看着玲子幸灾乐祸的表情,心中揣着数日来打听到的有关玲子的消息,有点不知所措:“说我不受欢迎什么的,玲子才是因为这个来找我说什么要和我比赛的吧,被人类当作怪物孤立,玲子才是一直一个人吧,因为能看见妖怪。”

    天生有着强大的妖力,所以看得见普通人看不见的妖怪,所以经常做出让人不能理解的事,说出让人毛骨悚然的话,因此被视作不吉利之人,被排斥厌恶。就这样一直都是一个人。一定是太过寂寞才会想到找妖怪比赛吧,叫夏目玲子的人类少女。

    听见碧的话,玲子意外地愣了一愣,收起了轻松的笑意,闷闷地低声说:“碧都知道了啊……对不起呢。”

    碧不明所以,玲子…为什么要道歉?

    “真的对不起。”玲子的声音轻柔带着点干涩,双手缠在一块,十指低落地搅在一起,“因为我的原因,碧才变成了一个人。”

    “真的很对不起。”碧看见直视自己的这双眼睛里有她自认识玲子以来未曾见过的阴郁。印象里的玲子明明一直是比夏天的海潮声还要洒落的存在,在她知道玲子的事后一度也仔细观察过玲子,都并没有从那双栗梅色的瞳孔里瞥见一丝的伤怀。仿佛被太阳永远照射着,那双眼睛一直都是快晴般的澄明。而现在,碧看着玲子因为歉疚而黯淡下去的神色,觉得玲子完全就是一个笨蛋。

    “为什么要道歉啊,反正它们在不在都跟我没什么关系。”碧本就不怎么喜欢结伴扎堆,热闹是热闹,她也并不讨厌,但硬要说的话,她将跟班甩在一边,独自晃晃悠悠想些没边没际的事的时候更多一些。

    “……毕竟一个人,是会有觉得辛苦的时候呐。”

    “我倒是觉得一个人很自由啊。”碧走到玲子身边,也学着她的样子抱膝相对而坐。天色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抹上了一层细碎的暗灰。

    不过身为妖怪的碧并不受光线的影响,依旧能清晰看见玲子的笑容浸润出苦涩。

    “碧是这样觉得的呀,那其实我这样任性地跟你比赛拿走你的名字,再强迫你跟我一起玩那些无聊游戏,碧是打心底觉得讨厌的吧。”

    “唔,也不是,我也不讨厌。第一次跟人类打交道,只是觉得人类的很多事情都难以理解。”

    “这样啊…那你们妖怪的情况是怎样的呢?”

    “嘛,可能我们妖怪本身就没你们人类那么多复杂的感情吧。而且妖怪之间的联系本身就没有那么强烈,大家都是各获所需才聚在一起的。所以要说跟别的妖有所接触,谈不上不需要,但也并不是必需的东西。不像你们人类那样脆弱,只是被当作‘透明人’就开始难受不安。”

    “明明跟大家在一起,却要被当作透明人,本来就是很难受的事啊。”玲子一脸所思地看着我:“原来碧是这样看待你们妖怪的啊……”

    “啊?”

    对面的少女安静地将脑袋搁在膝盖上,看着碧没有说话。不过,以人类的视线,在现在的时间里已经看不清什么东西了,玲子只能模糊地看见碧的身影,倒是碧将玲子眼中的疑惑和随即的了然见得一清二楚。

    然后再次听见了玲子轻快又温柔的笑语。“我倒不这么想呢。妖怪,其实也不喜欢独自一人的吧。”

    碧刚想问玲子凭什么这么断定,玲子便自顾自地说开了。

    “碧知道我有一个收集了许多妖怪名字的本子吧,”那还用说,上面还有我的名字呢,碧暗自撇撇嘴。

    “因为没有人想跟我做朋友,所以我有一天,突然就想,既然不能跟同为人类的他们做朋友的话,不如去找妖怪试试看呢,如果自己的朋友是妖怪的话,绝对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一开始我也以为,那些任由我擅自主张地跟它们比赛,拿走它们的名字的妖怪,一定是不想与我这个人类的胡闹太过计较,毕竟人与妖,本就有说不清的隔阂存在。嗯,可能也有我专挑看起来很弱的妖怪下手的原因吧。

    但是后来遇见越来越多的妖怪,渐渐察觉到了,原来也是有妖怪,会同人类一样觉得寂寞的啊,会同人类渴望朋友一样渴望着能与其他的妖怪拥有充满善意的联系,甚至希望同自身之外的有生之物都能友好相对。这样看,妖怪和人类也是一样的,都有着想要拥抱温暖的愿望,都想要与谁结缘呢。

    碧没有这样想过吗?”说到这里,玲子带着探询的笑意歪了歪头。

    “真的没有哦,哎呀我对‘结缘’这种事真的没什么兴趣。”

    “好好好。”玲子挂上了一副了然笑容,这让碧稍稍有被擅自定义的不快。

    “想跟碧成为朋友啊……”

    “什么?”

    玲子的声音比秋叶还要轻,没等碧听清便落入了夜色里。

    玲子摇摇头,并不打算再说什么。接着她朝碧靠过去,拢膝跪坐,沉默而认真地凝视着碧的脸,虽然碧觉得玲子并看不见她,但望着那样认真的神色,碧又不禁觉得说不定玲子是看得见她的。“怎…”刚想要问出口的话被玲子的动作打断了,玲子直起身,凭着暗淡模糊的轮廓将一条水红的发带摸索着缠上了碧的发间,末了还系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还挺好看的,送给你了。”玲子无视了碧探询的眼神,只是自说自话。觉得都打理妥贴了,玲子才重新坐下,朝碧绽放出一个如夜颜花般灵动的笑容,柔软似盛了月光的莹白花瓣。“虽然知道碧对这些东西不怎么在意上心,但是,就当是我的小小请求吧,别扔了这条发带噢。如果看到这条发带,能想起来还有个叫‘夏目玲子’的人的话,那就更好了。”

    “……什么意思?”碧立即明白过来,“你要走了?”

    玲子轻轻点了点头:“要住去另外一个亲戚家,所以得离开这了。”

    那你还会回来吗?碧适时将这句话关在了欲言又止的唇后。“……那你小心哦,跟你一起玩游戏其实感觉不坏的。”

    “那我很高兴哦。”玲子笑得眯起眼睛。在她起身的间隙,适时起了风,吹得身着的衬衣边褶轻晃,将她原本就清细的身子显得更瘦弱了。“再见。”

    碧默默看着玲子告别的背影,玲子那本白的衬衫如一片夜颜花花瓣,被夜色刮得渐渐遥远。不知道为何,涌出想要呼唤她的心情。

 

06

    这是碧与玲子的故事。

    乙姬好像明白了母亲对玲子的怀念,但又仍然有些糊涂碧与玲子之间的事:“碧跟玲子算是结缘了吗?”

    “……大概是吧。”碧有些难为情地笑笑,“虽然自己总说对这种事不感兴趣,但确实地发生了啊。也好像明白了玲子说过的想要与谁结缘的心情。

    玲子曾经说,我跟她之前交到的妖怪朋友一点都不一样,因为那些妖怪,有的失去了昔日丰厚的信仰,有的则始终独自活着,都是飘在4月的雨,带着那个时候特有的淅沥的哀愁般。我是她遇见的第一只没有这样感觉的妖。

    她还说,遇见我之前她一直觉得在想要与别人结缘这件事上生出的热切念想只属于寂寞的人和物,但是和我认识了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不完整的。想要结缘,这样的心情是属于所有有生之物。——真是的,说得多了解我似的…

    但最终还是败给玲子了。和玲子相处的那段时间真的蛮开心的,从玲子那里知道了不仅是人与人,妖和妖之间,人与妖之间也是愿意结缘的。不得不承认,独自活着对我而言虽不是什么痛苦的事,然而一旦结缘,才发觉独自活着可真是一件无聊的事啊…有点后悔曾经觉得无所谓而没有去结识些别的妖怪呢……

    最后也是因为明白了这件事,所以想去拿回自己的名字,想好好告诉玲子,其实不用这样的方式,我也记住了她的。”

    结缘。乙姬在心里默默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接着她想起母亲的话,不甚明白地问碧:“但人与妖的结缘不能长久呀,人类是那么容易消逝,如果玲子消逝了,这对碧来说不痛苦吗?”

    碧闻言只是轻笑起来:“如果记住了对方的温柔,就算对方消逝了,留下的都是好的回忆啊,为什么会觉得痛苦呢…就算玲子不在了……从她那里得到的温柔…从她那里得到的温柔还在呀。如果因为这样便去压抑自己想要结缘的心愿,留给自己的不就是更加痛苦的执念吗。”

    这样吗……与母亲说的完全相反呢。乙姬似懂非懂地眨眨眼,但总觉得,不管怎样都不是件坏事呢。

    “别害怕,”碧揉了揉乙姬的脑袋,“等你见到玲子,就会觉得能与她相遇真是太好了。这附近已经有玲子的味道了,看来很快就能见到她了。”

    乙姬不禁朝四周投去雀跃的视线,同时感到碧的步子也变得急切起来,便忍不住偷偷笑了。

    真想快点见到玲子。

    正这样想着,身边的碧陡然停住了脚步,牵着她的手下意识地收紧了。

    “在那里。绝对没弄错,她就是玲子。”乙姬随着碧的视线望见了那个不远处的身影,穿着白色衬衫,有着温柔的麦秸色短发。

    那个人就是玲子呀,怀着期待,乙姬同碧一起向着那个身影走近。

 

07

    真想快点见到玲子。

    然后同她结缘。

 

 

 

 

这一季的主题是很明白的“不可结缘”呢。

但是看着那只想要带多轨去看自然景色的妖怪,就好想对它说,那就带她去呀!

觉得“结缘”对所有的人与妖来说,都不是不应该的事呀。

谢谢能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7)
© 葵叶小帆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