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叶小帆船

自らの生への力を確認したい。

蜉蝣短歌 | W貘

终于写了他们两个好开心 o(*≧▽≦)ツ

虽然一旦po出来变成坑的可能性极高,但是并不知道龟速如我写完要到何年何月,默默坑掉也说不定......放上来以监督自己吧,求打破flagஇ௰இ

*养成系注意

*OOC有

 

 

 

 

 

尽管 他们总是说

蜉蝣的爱

都是些短得不能再短的歌

 

[01]

 

         巴库拉从千年的沉眠中醒过来,他眨了眨眼,有些好奇自己是如何被唤醒。但随后很快的,他便更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容器,能够容纳下了他这个邪恶又暴戾的灵魂。于是他试探着在缭绕的白雾中四下行走,试图找到这个容器的灵魂。

    他独身一人在这片白雾中行走许久,起初还略带警觉,眼神凌厉地探向那些飘忽不定的烟霭;但很快他又从那些流走的烟霭中明白过来,那些并不是什么障眼法,它们毫无攻击性,只是些单纯得可怜的白雾而已。看来这个宿主是个无聊透顶的家伙,他失望至极,索性停下步子盘腿便坐在地上,右手支着下巴不屑地勾起嘴角。充满野心的他自然对这个事实感到不满,他甚至盘算起来要如何离开这个无趣的容器。

    时间的流逝在这片空间里被扯得松散稀疏,一秒钟像是有好几年般漫长,巴库拉就快以为这里的一切都是静止,然而周遭的白雾依旧在无忧无虑地前行。走走停停了许久的巴库拉烦躁地撇了撇嘴,面无表情地看向依旧满是烟霭的前方。嘁,等找到了宿主一定要狠狠教训他一番,竟敢让本大爷这么好找。

    

    就是这么恰巧,他刚刚发完牢骚,前方便隐隐绰绰地显出了人形的轮廓来。呵,终于肯现身了吗。巴库拉立在原地,注视着那个小小的身影从白雾中浮出来。银色的头发仿佛濡湿了般软软地伏贴在颊鬓,浅晶蓝的瞳孔里水波粼粼,在见到他的瞬间晕出了一片涟漪。同时巴库拉听见他发出了怯怯的一声“诶”,显然是未曾预料到他的出现;在巴库拉单手叉着腰正想张狂地做番自我介绍以震慑对方时,对方便弯起了眼尾与嘴角,欣喜却依然小声地向他问道,“你是来和我做朋友的吗?”

    

    啊?巴库拉做好的表情就要绷不住,他开始飞快地思考起来要怎么告诉这个可怜的小鬼他即将成为这个容器的新主人。但没能等到他开口,那个小小的身影便朝他倏地飞过来,一头扎进他的怀里,一边“咯咯”地笑一边开怀地碎碎念叨“爸爸果然没骗我千年轮真的可以实现愿望——”

    巴库拉粗暴地扯开了对方与自己的距离,他以威胁的口吻问道:“你有千年轮?把它给我。”

    眼前的小家伙因为刚刚的拉扯疼得泪花直泛,听到他的命令后明显露出了害怕的神色,并下意识地护住了前胸。巴库拉见状满意地勾起嘴角,径直伸手去拿对方挂在脖颈间的千年轮。小家伙显然并不情愿把千年轮交出来,他竭尽所能地挣扎着,努力拍掉巴库拉的手,或是在巴库拉就要抓住千年轮的绳子时敏捷地侧身一躲,带着一脸的不情愿,就是不让巴库拉碰着他。巴库拉也不恼,揪着小家伙衣领的手稍一用力便将对方提了起来。

    

    “呵,不乖乖交出来可是不行的。”巴库拉看着无处借力的小鬼只能胡乱蹬腿的样子只觉得有趣,他轻而易举地扯下了小家伙脖子上的千年轮,看见对方满是不甘的表情后心中陡然升起胜利的快感。巴库拉洋洋得意地摇了摇手中的金色环轮,带着炫耀的语气询问对方:“想要?”

    悬在半空中的小人安静思考了一会儿,像是拿定了主意般抬头对上巴库拉的视线,巴库拉见状也直直地瞪着他,两个人互相角力般大眼瞪着小眼。

    

    这个小鬼怎么长着一张这么眼熟的脸,巴库拉暗自有些疑惑,他错开视线,仔细研究起对方的样子来。

    

    “你可以先放我下来吗。”小家伙似乎是觉得自己在方才的对峙中获了胜,他的语调轻快而明亮起来,不再是刚才湿漉漉的软糯了。并且还很乖巧地作出保证,“我肯定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了。”

    

    竟然连头发都那么相似!巴库拉引以为傲的两缕前发抖了抖,有一种说不上缘由的不悦,他将对方放了下来,恶声恶气地问道:“喂,小鬼,你的名字。”

    “了。我的名字叫了。”小家伙兴冲冲地告诉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被夺去的千年轮,他迫不及待地追问巴库拉,“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哼,本大爷的名字岂是你能知道的?”

    “这不公平,”对方不满地撇撇嘴,带着抗议的口吻继续向他抗争,“你想要我的玩具,我就把喜欢的玩具让给你玩;你问了我的名字,我也告诉你了,那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为什么你知道了我的名字可是我不能知道你的名字?”

    “玩具?朋友?”巴库拉用鼻音重复了这两个词,失声发笑,他开始打心里觉得这个小鬼有趣起来。他看了看对方天真无害的脸,转念一想用这个容器来办事情也许要容易上许多。于是他露出未达眼底的笑意。“你说得对,我们现在是朋友,那你的这个玩具,”他晃了晃手中的千年轮,“我能借来再玩几天吗。”

    “当然可以啦。”

    “巴库拉,本大爷的名字。可给我记好了,宿主。”

    “诶?!你叫巴库拉吗?!”小家伙的眼神倏然被点亮,他雀跃地蹦起来,再次一头扎进巴库拉的怀里,声音即使隔着衣料的厚度也依然未被减掉其中分明的欣喜,“果然你是被千年轮做出来来当我朋友的吧。”他扬起笑容对上巴库拉的视线。

    “我们两个人的名字都是一样的诶!我叫‘貘良了’,看,一样的发音!好神奇啊!而且你还跟我那么像!”

    巴库拉的笑意更深了几分,眼神却也冷了下去。有趣,他看着貘良的笑容心想,真不知道这张脸孔能不能作出适合我的表情。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灵魂会住进一个跟自己外表如此相像性格却相差天壤的容器里,但是也好,省去了变装的麻烦。巴库拉低下视线看着貘良小小的一团身影,他们现在正在去往貘良的心之房间。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没我本大爷做不成的事。巴库拉握紧了手中的千年轮,笑得意味深长。

评论(7)
热度(2)
© 葵叶小帆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