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叶小帆船

自らの生への力を確認したい。

一如既往似少年|真岛太一

*文不对题系列

*提前祝太一生快啦♥

像他这样的人我只有默默喜欢没法去告白吧

 

 

 

    “一杯白咖啡,谢谢。”

    我惊讶地看着吧台前的人。

    “真岛?!”

    他也面带惊讶地看向我:“啊,是你啊。……在这里打工?”

    “嗯。话说高中毕业后就一直没有见面呢,真巧,那今天我请客,不准跟我客气。”我打断他的推脱,拉着他就近坐在靠窗的位置,“哎呀跟我道什么谢呀,以前不也经常一起吃饭吗。”

    于是他也未作再多推脱,像曾经很多次一起吃饭时一样,他开始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我明目张胆地将他的轮廓勾勒一遍又一遍。说来也奇怪,两个人都不会因为这沉默而有觉尴尬,大概从认识以来他只是把我当作一个男孩子性格般的密友而已吧,我庆幸又丧气地想。

    咖啡做好前他一直埋头看着电脑,只有轻微的打字声不时响起。

    跟高中时候比起来,太一似乎并没有太大变化,或者说,除了身高和面对电脑时戴上了眼镜,他似乎还是如高中时候一样,会毫不吝啬地露出笑容,会在为难的时候下意识地去咬下唇,认真起来眼神会变得坚毅,思考的时候也会走神,如高中时候一样是个帅气又性子温吞的少年。让人觉得他就像是在春雪中融化的月光,是触碰得到的优秀的人。

    说起来,想到前几天朋友圈里疯传的关于千早和新交往的爆炸消息,不知道太一怎么想呢……我想起高中毕业前最后的见学旅行,满目都是他在初升的晨阳下再次跟千早告白的情景。

 

    那个时候大家好不容易来到山顶,气喘吁吁地围成一团,男生们几乎都毫无形象地瘫在登山包上,女生们也面露辛苦之色。不过一想到接下来将要出现的日出,大家便都掩饰不住兴奋,随即热闹地讨论起来。目光下意识地找到太一,他默默坐在人群之后,拧开了矿泉水的瓶盖,喝水,再将瓶盖拧上,然后他似乎发起呆来,忘记了将手中的矿泉水瓶放回背包侧面的口袋里。只是他的视线始终如深蓝色水母游离在千早身边。

    回过神来,他已经放下了矿泉水瓶,向千早走去。

    早风从橙红的东面而来,依旧带着冷蓝残夜的凛冽。太一把千早抓到一边,对方似乎是对被迫离开正聊得热火朝天的朋友圈感到不满而试着挣脱太一的牵制,女孩子尖细的声音顺着风而来,但嗔怒的抱怨仍是听得断断续续的。不过无非就是“干什么啊我要和小奏聊天啦”“我不想过去啊太一”这样随意日常的推辞,凭千早现在一副大咧咧的样子就能轻易猜到。

    我看着沉默的太一并没有就此松开女孩子的手腕,他略微垂下头,狡猾地将表情藏进了刘海间,避开了大家无意递过来的视线。我知道的,他打算借毕业前最后的见学之旅再一次向千早道明自己的心意,连同自退部后所有的迷茫挣扎一起再努力一次的事。

    晨曦终于大片大片地投射过来,穿过不远处的两人,落在我身后众人对日出的赞叹声中,一片温暖。而在我眼前有一半身形都淹没于光中的两个人却无暇惊艳这盛大。这一次,太一直视着千早的眼睛,他抓紧了千早的手腕,借此让女孩子无法忽略来自对面的强势,他认真地看着千早等待她的答复,被风吹乱的忐忑心情落在刘海间,时不时遮住他的眼睛。自东面而起的太阳爬上他们之间的空隙,终于将两个人都淹没进辉煌的海洋。最终我只能依稀看见太一松开了抓着千早的手。

    风越过盛大的光束,带着女孩子歉意的回绝直向我吹来,我突然记起曾经太一躺在榻榻米上,用手腕盖着眼睛告白的样子。看不见对方会是什么反应,也用不着担心自己该用什么表情,是什么都看不见的能够保护自己的告白。所以为什么呢,当光的洋流汹涌退去,两人的表情便都尽数落进对方的眼中,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方式再告白一次呢,我看着太一迅速收起黯淡的神色,朝对方轻轻笑起来,那是比周遭的流云还要飘忽的笑容。为什么不把自己保护起来,而要将自己的挫败与难堪献给对方呢。

 

    “没关系哦,千早。”

    为什么啊,就那样放弃不好吗。

 

    “为什么呢……?”我自言自语地发问。

    “诶?”对面的太一露出疑惑的神色。

    “啊,那个,我是说,嗯,”我支支吾吾好半天,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那个时候,我是说高中毕业之前大家一起去爬山那次,真岛你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跟千早告白呢,明明之前就有被拒绝了吧……”再次告白什么的,为什么呢。

    他微微愣了愣神,撇开了视线低声回答我:“谁知道啊……可能,”似乎是组织好了语言,他又将视线移了回来:“大概觉得之前那次算不上告白吧,仓促之间只是想那么说就说了,什么都没准备好。……虽然心情是认真的,但想一想其实一点都不正式。而且……我知道千早不会选择我,我只是……想把我的心情以至少在我看来是认真的方式传达给她而已。只是想完整地传达给她而已……她现在跟新在一起很开心不就很好了吗。”说罢他兀自笑起来。

    他笑得很轻,就像那天在风与流云之间对着女孩子露出的笑容一样,轻得流云一扫就被卷进了风中。我恍然意识到,原来过了这么久,他依然是曾经那个善于忍耐的少年,一如既往地会用笑容强掩内心的挫败与不甘。

    “…喂,其实你…当时并不是那样想的吧?”

    愣怔了一下,太一的笑容如白咖啡般微苦:“嘛,还是瞒不过你。…再赌一次试试看吧,说不定就选择我了呢……那个时候确实是怀着这样侥幸的想法。”

    “果然啊……”我了然地冲他笑笑,心却绞得发疼。我没有像他那样的勇气,即使知道自己毫无可能也要带着期望表白自己的心意,更何况我做不到他对千早的好。看着他在花牌的世界里为了摆脱才能的束缚而用力挥臂,看着他在花牌的情缘里为了紧紧抓住那根红线而努力取牌,他因千早在提到新时变得激动的语调而黯淡下去的神色,他在名人面前流下的眼泪,他对千早说因为你花牌才有趣,他对千早说千早,我喜欢你。我是在看着这样优秀努力却在爱恋里挣扎不得的少年。所以我对他说不出口,喜欢他这样的事。

 

    “那么,谢谢你的咖啡了。”

    “啊,这么快就走了……”

    “嗯,跟导师约好4点见面的。”太一客气地笑了笑,“最近在做出国的准备。”

    还真是跟高中时候一样努力过头的人。我无奈地腹诽。“这样啊,那下次再来哦!”

    我看着他在店门外笑着点点头表示感谢,然后转身走入了人群之中,一会儿便消失不见。

 

    不是所有的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在高中这条河流的分岔口,他终于与从幼时便在一起的伙伴,与在高中结下深刻羁绊的队友,与一直一直喜欢着的女孩子道了别,游向了另一片广阔未知的陌生海域。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偷偷回头,会不会偷偷想念,如果会­——像他这样能够很好地掩饰心事的人——也一定将曾经的人与事的怀念都变成了吐息间的气泡,不动声色地回溯到原点。

    不过,他这样优秀努力的人,即使开始独自面对新的挑战,也一定像赌上全部青春面对歌牌那样,全力以赴地去努力吧。

 

    真岛太一,我喜欢你。

评论(4)
热度(8)
© 葵叶小帆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