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叶小帆船

自らの生への力を確認したい。

哭泣的纸鹤 ②

默默滚上来上个新,作为一个剧情废要被自己渣哭了,感觉自己要圆不回来了QAQ为什么自己要作死QAQ

【捂脸不看    

 

 

哭泣的纸鹤 ②    

    “啊啊啊啊啊!这绝对是我这辈子最棒的记忆!”多轨蹦跶到一行人的最前列,双手兴奋地高举向空中,摆出了万岁的姿势。

 

    演唱会已经结束,但如多轨这样意犹未尽的观众仍然很多,他们三三两两地四散在体育馆外,对刚才的表演进行热烈的讨论,舍不得离开,好像以这样的方式就能抓住仅有的一点散在夜风中的热流来重现曾经的狂欢。

 

    “谢谢你们如星光的陪伴。看,还有美智子桑的手绘!”多轨幸运地抢到了一只安可时从体育馆上方投下来的印着美智子留言的纸鹤,让笹田止不住地羡慕。

 

    “对了,夏目君也拿到了一只纸鹤,对吧,”田沼提出小小的请求,“能给我们都看一看吗?”

 

    “啊,当然没问题。”夏目将蓝紫色的纸鹤递过去,面对北本“夏目你这家伙还真有两下子嘛”的叫嚷困窘地摆摆手,“不是的,是它碰巧就在我面前而已。”回想起来,那只纸鹤安然划过混乱的抢夺平稳地浮在他面前,一定是有人特地这么做。是她吗?夏目定定地看着正前方的巨幅海报,上面印着美智子极富感染力的笑容。

 

    “真想再见你一面。”夏目心下一沉,直觉告诉他这句话是那只妖怪要告诉他近期会来找他的友情通知。不过演唱会的无事终了,被送来告知的纸鹤,还有那天一瞥而见的干净五官,都让夏目觉得美智子并不是一只凶恶的妖,因而比起刚意识到美智子是妖怪时的惊惶,现在夏目对她更多的是好奇与同情。

 

    迄今为止夏目已经遇见了许多妖怪,在和它们的接触中逐渐意识到妖怪也分善恶好坏,也有同人类一样细腻复杂的情感。在之前诸多的经历里,夏目一次次触碰到妖与妖之间,以及妖与人之间那些温暖又沉重的“绊”,归还妖怪名字这件事也从最初的义务责任渐渐成了重要的期待。

    

    美智子桑一定也同之前自己遇到的那些妖怪一样,因为某些原因而无法靠自己的力量挽回在失去着的宝贵之物吧。夏目看着被灯光映在车窗上的自己,有些烦恼自身的弱小。如果我能成为这份力量就好了。

    

    即使知道了自己有很强的妖力,却依然随时都需要别人的保护。

 

    想要变得强大起来,靠自己的力量去保护大家。

 

-

 

    “啊~那种杂碎小妖就别去管它了肯定没什么好事~我说呆子夏目你能不能老实坐着别乱晃啊~!”

 

    明明就是你自己在不停地翻滚好吧到底是喝了多少酒啊猫咪老师……夏目一头黑线地看着面前这只撒起酒疯来的招财猫,很想把它开启了灵魂歌手模式的嘴巴给封起来。真是的,明明我在说很严肃的事情啊!

 

    得到猫咪老师意料之中的答复,夏目低垂下眼:“老师,如果它来找我帮忙的事我可以做到的话,我一定会答应它的。”他的声音坚定而轻,仿佛只是喃喃自语,但夏目知道正餍足地打着酒嗝的对方一定听进去了他的决意。

 

    对不起老师,又任性了。心中沉闷如黑暗房间中看不清晰的天花板,让人感到如视线失焦般的茫然,夏目长长地完成一次吐息,决定入眠。

 

-

 

    一条开满了蓝雪花的小路上,风从浅蜂蜜色的光影隙缝间而来,打了个蓝紫色花香的回旋。一位将军踏着威凛的步子慢慢走过,目光却随着轻风一起拂过两旁的花海。他刚带着捷报从战场上归来,浑身裹满了厮杀的血臭,疲惫不堪,却又并未察觉自身的劳损。一想到正等着他的心上人,他便充满了气力。

 

    他们已做好约定,待他胜利而归,他便娶她为妻。

 

    将军知道他的意中人是只花妖。

 

    那个熟悉的人形在远处的花海间渐渐浮现,将军露出了舒心的浅笑,他不知道自己此时已完全放松了下来,正快步朝前方走去。在花海间娉婷的女子,身着淡蓝色素衣,上面绣着精致的同色花纹,比她身下纤小的花朵还要惹人怜爱。

 

    “欢迎回来。”她弯起好看的眉眼,盈盈笑语。

 

    “我回来了。”将军颔首用目光深情描画意中人的模样,临走前他送给她的那只纸鹤正被她握在手中。“嫁给我,青雫,好吗?”将军的神色变得柔软,他一字一句郑重地说出深藏已久的誓愿。

 

    “当然好呀。”女子淡淡一笑,却比罩着她的日光更为亮丽。她轻轻将纸鹤置在将军手中,柔声说,“说好了要教我折纸鹤的,不许食言。”

 

    对于将军来说,纸鹤这种无聊易损也只有小孩子图个热闹的东西他曾经根本不掷一眼,然而,在与花妖青雫相识后的某日,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笨拙地折出一只纸鹤想让她开心送给她后,青雫却意外地对它爱不释手。

 

    “那种东西有那么好玩吗?明明是小孩子才会喜欢的玩意。”他曾经无奈又好笑地问道,实在不懂不过就是一只纸鹤而已,青雫为什么那么宝贝。

 

    “才不是呢,”女子娇嗔反驳道,“这些东西都是有灵力的,只不过太过微弱罢了。所以不要以为它只是只纸鹤,它是我们之间的信鸟噢。我可是听得见呢,寄宿在这只纸鹤里的你的声音。”

 

    “那我说了什么啊。”将军依着她的话顺口问道。

 

    “说你喜欢我~”女子撞进将军怀中,冲他扬起了甜腻的笑容。将军好笑地拍了拍她的发顶,权当方才的对话不过是她不害臊的情话罢了。

 

    不过此后无论是送给青雫获赏的饰物亦或在坊间买到的有趣玩意儿,还是出征之前不舍的送行,将军都没有忘记折上一只纸鹤留给她。

 

    因为将军常年征战在外,而青雫身为妖力并不高的花妖,不能离开花间太远,因而将军答应青雫教她折纸鹤的事一直没有机会实现。尽管青雫并未对此有过抱怨,但每次归来都能看见她笑得温和,将军对此便越是内疚。

 

    不过终于可以兑现自己的诺言了。将军看着庭院内仆从们恭顺的身影,他们正忙碌着院内繁琐的布置,窗楹和延廊都挂上了艳红的纸花。想到不久自己将会与青雫结发一生,平素里不怒自威的将军也显出几分亲和。他们不日将成为夫妻,在此之前他留足了时间好好陪在心上人身边。

 

    “是这样吗?”青雫专注着在指间不断变化的千代纸,不一会儿一只蓝色的纸鹤便躺在掌心,“成功了!”她雀跃得将纸鹤举到身旁的将军面前,邀功似的朝身旁人笑着。

 

    “哦?我看看,”对方看了看她手中的纸鹤,忍不住笑出了声,“你这个翅膀也太难看了吧,翻折过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说罢把自己在教导过程中折出的红色纸鹤递了过去,火色的翅膀在空中扇过漂亮的弧线。

 

    青雫难过地嘟起嘴:“诶怎么会这样……那你帮我弄好。”

 

    将军无奈又宠溺地叹口气,正想接过递来的纸鹤,家臣便匆忙带来了“落败的敌军趁着守备松懈又攻了过来,需要将军立刻重返戎场”的传话。

 

    “对不起啊,青雫,只有回来再帮你了。”将军遗憾地起身,满含歉意地对女子说道。

 

    “嗯,等你回来。”女子敛起黯淡的神色,在日光里绽出温婉的笑容,“啊,那你把这个拿着,不许嫌丑。”她别扭地将自己折的那只蓝色纸鹤塞进对方手中。

 

-

 

    夏目茫然地眨了眨眼,一时未从未完的故事里回过神来。

 

    是梦啊。

 

    ——不对,是妖怪的记忆。

评论(4)
热度(14)
© 葵叶小帆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