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叶小帆船

自らの生への力を確認したい。

-由KC大奖赛前夜庆典对橙汁的介绍词而开的关于海城的小脑洞

-感受到了社长的恶意hhhhhh     

    

 

 

    “喂,海马!以后不准再叫我庸才!”

 

    海马轻微地皱了皱眉,对这个他不知警告了多少次仍然会擅闯他办公室的家伙感到恼火。“怎么了,庸才?”

 

    “喂我不是说过了吗!不许再叫我庸才!”直性子的恋人十分不满地抗议道,声音又拔高了一截,他毫不客气地扣上了海马的笔记本,隔着办公桌与海马大眼瞪大眼,一副要理论一番的架势。

 

    这个没脑的家伙…!海马不爽地轻啧一声,挥退了办公室里的安保人员。“如果你来这里只是想嚷嚷这么无聊的一句话——城之内,也只有像你这样的庸才才会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

 

    “你这家伙——”

 

    “到底有什么事?我没空在这跟你浪费时间。”

 

    “也没什么啦……”海马有些意外地看着自家恋人蔫答答地垂下了头,如同受了欺负却无还手之力的小狗只能用呜呜声表示抗议一般低声嘟囔着,“还不是你一天‘庸才’‘庸才’地叫我,这下子连游戏也这么看我了。虽说不觉得你叫我庸才有什么,但是被游戏这么看多少还是觉得很受伤啊…”

 

    听过城之内的解释,海马终于明白了上午在青眼巨蛋的出口前本田和杏子为何发笑了。他玩味地嗤笑一声:“哼,看来游戏那家伙终于敢说出事实了啊。”

 

    “你说什么!你就不能安——”

 

    不过抗议声悉数含混在了海马倾身给予的炽烈而又强势的深吻里,最终在急促的喘息与交叠的唾液间狼狈地撤退。

 

    “算作给庸才的安慰好了。”察觉到恋人因为忘记呼吸而已经快窒息后,海马才意犹未尽地离开对方的唇,不紧不慢地作着解释。

 

    “你…!”对方因为害羞而涨红的脸和不知该如何反驳而不悦的神情总能在接吻后再次令海马感到愉悦。

 

    城之内还想再埋怨些什么,但他随后便被赶来的圭平催促着前去参加KC大奖赛的前夜庆典而只得不甘心地作罢。

 

    “庸才吗……”海马拿过放在一旁的关于参赛者的介绍词翻看起来,“战斗城市前四强,火焰的决斗者,城之内克也。”

 

    ……

 

        海马满意地将润完稿的介绍词交给了矶野。

 

*************************************************************************************

    

    当矶野介绍到城之内时,城之内非常激动又自豪地做出了他拿手的颜艺,并摆出他自认为非常帅气的pose。

 

    “战斗城市前四强,火焰的决斗者”,嘿嘿,他内心暗喜,海马那家伙写得还不赖嘛。然而下一秒他猝不及防地感到膝盖一痛——

 

    “宛如庸才,城之内克也”……海马你这个混蛋!!!

 

大概就是这样(~ ̄▽ ̄)~*【橙汁真的好可怜23333333



评论(16)
热度(19)
© 葵叶小帆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