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叶小帆船

自らの生への力を確認したい。

【ツキウタ/阳夜】咲初小藤【中】

子宁不嗣音:

-虽然不但拖稿还没写完,却依旧要挺起tan90°的胸


-@葵叶小帆船 你看赶不上生日咱们赶七夕啊【笑】


-妖怪paro,除妖人阳x狐妖夜,和官方百鬼夜行设定没有关联


-【上】 剧情慢热到死,自己也没想到怎么会写这么多系列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


 


 


 


-咲初小藤


 


 


 


08.


 


说可以就这样丢下不管是骗人的,说有什么必然的义务驱使着人前行,倒也不像是真实的。


 


温柔却又无情的神明永远是公平的,太多的红线将太多的陌路人联结成错综复杂的、名为羁绊的网格。神明的两手始终合十,不偏不倚地将每一回的相遇化作无形的流星悉数落在常人的身上。


 


年轻的除妖人本以为自己在这来往人群络绎不绝的神社里再也等不到怕生的狐妖了,毕竟人类和妖怪都是自我中心的生物,乐于以划分一些不必要界限的方式来保护自己。


 


当然,多数人的想法所堆砌起来的世界中也不乏有可爱的小意外。


 


前些天在森林里和大部队走散并且伤了右脚的事情给叶月阳带来了别样的惊喜——被认为这样下去迟早会变成拖油瓶的他总算是被长辈们许可进一步学习各类除妖术,尽管本人依旧是心不在焉日常划水的状态。


 


那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午后,在上午的教导中打了瞌睡的叶月阳意料之中地没能记住新术式的使用方法,又不乐意被兄长们知道后无情嘲笑,便一个人偷偷摸摸捧着纸张泛黄的书籍躲在后山照葫芦画瓢地练习着术式。


 


其结果自然是练习得很失败,叶月阳第五次试图把结界符纸贴在后山的绝壁上时用力过猛,凝结了妖力的符纸变得锋利无比,在触及到崖壁时被瞬间反弹,直直地朝着还保持着方才姿势的叶月阳飞去。


 


好在那符纸里的妖力许是不足,在反弹后触到叶月阳身上的时候已经又变回了一张软绵绵的破纸,慢悠悠地在他眼前飘落直至落地。


 


……好在没有人看见,叶月阳在心底庆幸道。


 


“噗,噗哈哈哈哈……”听见声响的叶月阳不由得身体一僵,有些尴尬地扭过头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坐在清泉旁石块上的狐妖笑个不停,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线,一双毛茸茸的耳朵伴随着主人的动作轻轻颤抖。


 


……好在是被妖怪看见了,叶月阳继续在心底庆幸道。


 


“咳,你,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一直都在啊。”夜看着他歪了歪头,嘴角的笑意倒是一分没有削减,“只是阳你没有发现而已。”


 


叶月阳有些难堪地扯了扯嘴角,又不知所措地摸了摸鼻子,半天才想起了俯下身去想捡起符纸,却被另一只更加白皙纤细的手抢先捡起:


 


“呃……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笑的,啊,这个给你。”夜有些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果然还是打扰到你了吗?抱歉啊,本来是想来谢谢你帮我包扎伤口的……啊!我来的时候摘了一点浆果,不介意的话……”


 


说着便抬起了没有拿着符纸的那只手,新鲜的浆果在阳光下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果香,叶月阳的视线却是穿透了那一捧浆果和捧着浆果的细手,直直地落在了狐妖的脸上。


 


“介意倒是不会,只不过……”叶月阳狡黠地笑了笑,抢过符纸反手握住了对方的手腕,“那个,刚才的事情,可以当做没看见吗……?”


 


 


 


09.


 


神明恩赐的相遇只会有一次,剩下的九十九次需要自己去寻找。


 


夜在那之后成了神社的常客,一条软乎乎的白色尾巴总会时不时地在后山出现,带着一些山林里生长的浆果或者药草。叶月阳这边则更为哭笑不得,就连两位兄长也讶异于这个平时里只乐于和漂亮姑娘聊天的弟弟居然开始天天捧着术式书往后山跑了。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等到叶月阳终于把房间里堆成塔的书籍全部看完时,炎炎夏日已然快要走到尽头。狐妖渐渐习惯了和人类的相处,再没有了起初的拘谨和怕生,反倒还时不时在除妖人练习的过程中嬉笑两句。


 


叶月阳虽说性格上一向争强好胜,却意外地并不厌恶这样的嬉笑。


 


虽说这世间之神明必会在人们意识到以前悄悄铺下一些命运的轨道,但想要推动历史的车轮向前,仍需要他们自己的双手,于人于妖皆是如此吧。


 


季夏的阳光虽然已没有那样的毒辣,却依旧明晃晃的刺得眼睛生疼,晒得人汗流浃背。夜顺着后山崖壁落地的时候,叶月阳正巧蹲在泉水旁捧起一掌心的水往脸上扑,泉水混杂着汗水顺着棱角分明的脸颊划下,狐妖夜站在一旁歪着头看了半晌,才忽而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靠近试图用泉水降温的人,心里打起了小主意。


 


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叶月阳身后,微微勾起了嘴角的夜正伸出手打算将人猛力一推,却不料面前的人唰的一下回过身来,抢先拽住他悬在半空中的手腕往反方向一拉,毫无准备的夜失去重心向前倾倒,结局便是两个人双双跌进了泉水中。


 


被吓了一跳的夜摔倒时呛了一口水,用手臂直起身体咳了半天才缓过神来,灰蓝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


 


叶月阳倒是相当淡然地躺在水里,满脸无奈地开口道:“……今天没有摘浆果带来?”


 


伏在他身上的夜眨了眨眼睛,猛然回过神来从水里站起,湿漉漉的碎发下耳朵有些红彤彤的:“呃,那些浆果都是夏季结果的,现在快到秋天了,就,就没有了……啊不对!阳你突然干什么啊!”


 


“天太热了,降暑啊。”叶月阳满脸无辜地盯着他看了半晌,而后才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以后干坏事前要先把脚步声放轻哦,夜~”


 


狐妖有些害羞地用湿漉漉的袖子抹了一把脸,鼓起的脸颊上的红霞却是始终没有被抹去:“呃,对了!阳……你今天晚上,有空吗?”


 


平日里都是自己向漂亮的女孩子问这话的叶月阳不自在地一颤:“怎,怎么了?”


 


“啊抱歉!那个……因为有些东西想给阳看,麻,麻烦你的话就……”狐妖嘴上是这么说,却还是有些失望地垂下了眼帘,手指有些不自在地卷着衣角。


 


叶月阳看着狐妖趿拉下来的耳朵,不知怎地突然脑子一热:“没,没关系!我有空哦!”


 


“真的吗?!”夜的眼神这才又明亮起来,兴冲冲抬起头,“嗯……那,那天黑后阳在这里等我好吗?”


 


“……嗯。”他看着狐妖亮晶晶的瞳孔,几乎是下意识地点了头。


 


 


10.


 


那是一种无比生涩的感觉,焦躁鲜明、孤独明媚、深沉清澈,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生出的奇妙情绪在不知不觉中都化作了灼热的视线,悉数落下。


 


“啊,阳!这边哦!”站在崖壁下的狐妖远远地朝他挥了挥手,身后的尾巴雀跃地左右摆动着,嘴角上扬的弧度像孟秋的三日月。


 


诶,真意外,明明最初是那副怯生生的低落的样子,现在却已经能无意间流露出这样喜悦的情绪了啊。


 


叶月阳想着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毫无遮掩地在内心里称赞了这都是自己的功劳,脚下的步子亦是下意识地加快了。


 


夜的情绪意外地高涨,叶月阳对这只小狐妖的印象一向是淡然温和、甚至说是有些委屈自己的性格,现在看来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不过一想到原来也有能让夜这么开心的东西……有一种吃了飞来横醋的感觉。


 


从后山悄悄离开神社时已经是傍晚了,愈发浓郁的夜色将他们包围,狐妖的夜视能力似乎很好,叶月阳只好尽可能地跟紧飘忽不定的白色影子。最后索性直接握住了对方的手,狐妖回过头来有些惊讶,却也没有想要挣开的样子。


 


温度顺着手心一点点向上,沿着流动的血液一路直达心底。就这样无言沉默了一路,就在叶月阳的衣角快被沿途的树枝划破时,他终于听见面前的狐妖轻声开口道:


 


“阳,到了。”


 


他说这话的意思大抵是想要对方松开握住自己的手,却不知叶月阳是没读出这层意思还是有意为之,只保持着握着对方手的姿势向前迈出一大步:


 


“什么什么?这里漆黑一片也什么都看不见啊……嗯?!”


 


右脚落地的瞬间,无数点萤光闻声而起,顷刻间便填满了整个浓墨重彩的夜幕,一个又一个的光点连成线段,又汇成一整面的光墙,点燃了少年人紫罗兰色瞳孔深处的世界。


 


“这是……萤火虫?”


 


“嗯,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在这里汇集呢。”用手指接住了一只翩翩的萤火虫,被萤萤光点照亮的夜垂眼笑了笑,“不觉得很神奇吗?明明寿命都很短,第二年却依旧有一群新的萤火虫来到这里……虽然它们每年都来这里等待着的东西是死亡。”


 


不是死亡,而是相遇吧。


 


叶月阳在心底暗暗这么想着,脚畔的萤光仍在争前恐后地涌起,叶月阳盯着一直小小的萤火虫缓缓盘旋升起,碰巧把身旁的狐妖一丝丝点亮。他的目光就这么顺其自然地从萤火虫落到夜的身上,狐妖依旧保持着抬手架着那只萤火虫的动作,和服的袖子堆在胳臂上,露出一截白皙的皮肤,纤细的手腕上隐隐可以看见一块月牙形状的褐色印记。


 


……那是什么?


 


叶月阳下意识地眯起眼睛伸手捉住了对方的手腕,指尖上的萤火虫被惊得顺势飞起,盘旋几圈后混入夜空下光幕之中,而同样被吓得一惊的夜则愣在原地憋红了脸,半天才慢吞吞地开口道:


 


“抱,抱歉,果然还是有点无趣吧?是我迷路的时候意外发现的……因为觉得很漂亮所以想给阳也看看,没考虑到阳的想法,抱歉啊……”


 


“啊!不是不是!啊我不是想说那个……”没能意识到对方情绪转折的叶月阳一愣,慌慌张张地松开了手,“呃,我没有要责怪夜的意思啊……其实呢,我觉得这群萤火虫意外地很幸福呢。”


 


“诶?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如果不是夜发现这里的话,不就没有人能记住它们了吗?所以啊我觉得……能和夜相遇,它们很幸福吧。”


 


无法听懂人类语言的萤火虫们依旧在夜色中飘忽不定地闪烁,被光幕围绕在中央的两个身影却因为言语的左右而陷入了微妙的沉默。过了许久,待到消耗生命发光的萤火虫们都缓缓散去之时,尾巴一直在身后扫来扫去的狐妖终于轻轻说道:


 


“……谢谢,阳。”


 


“咳咳咳,别一本正经地说这样的话啊……”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叶月阳下意识地远目而视,只见在已经变得稀稀落落的萤光之后,有一片暖色的火光在山间缓缓流动,“对了,最近有祭祀啊……啊,夜!想去庙会吗?当作带我来这里的回礼。”


 


夜有些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庙会?”


 


“呃……怎么说呢,有各种各样的食物,也有卖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总是是很热闹的地方。啊,但是夜不怎么喜欢人太多的地方吧……”


 


“去!我想去!”毛茸茸的耳朵唰的一下立了起来,“虽,虽然可能会觉得紧张……但是如果是跟阳在一起的话应该就会没问题的吧。”


 


那种无比生涩的感觉又来了,焦躁鲜明、孤独明媚、深沉清澈。叶月阳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发顶,一双狐狸耳朵蹭得手有点痒痒的,心底里也有点痒痒的。


 


“好啊。”


 


夜,我啊,可能有点在喜欢你吧。


 


 


TBC.


 


 


让他俩谈个恋爱真累

评论
热度(34)
  1. 葵叶小帆船子宁不嗣音 转载了此文字
© 葵叶小帆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