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叶小帆船

自らの生への力を確認したい。

Style | 游十游

*When we go crashing down we come back everytime, Cause we never go out of style.——Taylor Swift 《Style》

*和歌词没啥关系 ・ 严重OOC ・ 短片段

    

 

 

Style

    “十代前辈这次什么时候回来呢?”

    不动游星听见自己的声音落进凌晨时分的幽暗房间,如同碰落了的物什,骨碌骨碌往游城十代那滚去,停在了十代的脚边。巧妙地挡住了十代的去路。

    游城十代正要从床上下来,被游星这么一问,便收起踩进拖鞋里的脚,重新盘腿坐回床上,把留有体温热度的被子裹好自己的肩背,以驱散这个时间段刺肤的清冷。

    他眨巴眨巴眼睛望着游星,不太明白对方刚刚抛出的问题:“不知道,玩累了就回来啊,嘛,和以前一样,想回来的时候会联络游星的。”

    与预料中无差的回答让游星沉默了。他不会约束恋人的自由,既然游城十代热爱游历,他自然也期待收到从世界各地辗转寄来的明信片和伴手礼。但或许是因为他长久定居在新童实野市,见到的风景远不如十代那般丰富,他时常觉得他与十代的交往方式是畸形的。

    是自己不够开放吗。不动游星看着睁大了眼睛望向自己的十代,他一贯天真的笑容聚集了从窗帘缝中溜进来的所有光线,在幽暗的房间里自在地夺目。十代前辈一定不曾认为这之间有什么问题。

    身为恋人却聚少离多,联络也甚少,仅靠着间隔数月的明信片和上面的邮戳知晓对方的路程与安否。一段旅程结束后十代会来找他,同他住在游星的公寓里,美其名曰充电续航。但最长只呆得到一个月,又会毫不犹豫地踏上新的旅途。

    尽管他们同居,他们接吻,他们做爱,但就不动游星的认知来说,他们之间作为情侣的联系太淡了。这些属于情侣间的亲密举动,放在他与十代之间,便似乎失去了甜腻的本质,更像是在单纯地相互需索。一些东西如果不能赋予它确切的标签,它会逐渐丧失其属性。

    是自己从一开始就会错意了吗。想到这,不动游星兀然为自己在这件事上单方面的默认感到难为情,他向十代试探道:“十代前辈有留在新童实野市的打算吗?”

    游城十代回答得非常干脆:“不会的。我不属于这里。”

    这又是一个让不动游星感到失落的回答。两个人在一起的刚开始,游星便知道他无法强硬抓住游城十代这个满世界跑的人。连他们的第一次告别也十分干脆,游城十代弯腰系好鞋带,从游星手里接过发旧的黑色背包,反手将它提在身后,就像随意系在腰间的红色外套那般懒散。这时不动游星才与十代有了眼神的接触,他们互相看进彼此眼里,但游星并没有从那双棕色的瞳孔中读到想要的东西。

    “那我走啦,游星。”游城十代眨了眨眼,俏皮地对游星告别。

    “十代前辈路上小心。”

    不动游星望着十代只是抬起右手挥了挥以示对自己那句“路上小心”的作别,脚步没有半分停滞的背影,明白十代对自己并没有留恋和不舍。他隐约了解一点十代的经历,便觉得这是自然的事,毕竟他们才在一起还没有多久,他们需要时间来培养一颗心对另一颗心的依存,游星想,他只有寄希望于时间,让被裹挟进命运之风的前辈能够感受到他的归所,然后从命运的强风中挣脱出来。

    只是三五年过去,他们的相处和当时比较没有丝毫变化。不动游星才明白自己看错了十代,他不是随风而行、无力决定去留的叶子,他就是风本身,听凭自由的意愿地、谁都无法阻碍地来去。

    “你在不开心。”游城十代打断了游星的思绪,他熟悉游星紧抿嘴唇的样子,多半是于游星而言不太好向对方开口却又无法说服自己的事。

    不动游星沉默了一会儿,慎重地对十代说:“我觉得十代前辈可以考虑在新童实野市住下来,这样我们就可以……”

    “抱歉啊,游星。”游城十代打断了游星的话,他勾起嘴角,展开一个模糊的笑容,语气如此时房间的幽暗,让游星感到凉,“我说了,我不属于这里。对不起,我并没有改变现状的打算,我喜欢现在这样,我不想停下来。”

    “我以为,十代前辈有一天会在这里停下来……我想让十代前辈留在这,一起生活。”不动游星感到他们之间有海水弥漫,从窗外照射进来的灯光如波折的水光,暗暗浮动在十代的五官上,告明两人间的距离被透明的海水填满。

    他打算奋力游过去:“我擅自误会了和十代前辈的关系,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但是我能确定自己对十代前辈的想法,所以我可以……”

    游城十代扑过去,将游星按倒在床上,接而在游星的唇上轻佻地一吻。他起身望着游星平静里夹着惊讶的眼神,笑得像因为知道一道他人都答错了的问题的正确答案而十分神气的小孩子,眼睛如一勾弯月,非常纯真。

    “不会再哪样?这样?我们的关系,就是游星误会的那样哦。”

    “啊?…唔,”不动游星老实地任十代骑在自己身上,在消化完对方的话后,他忍不住追问,“那为什么…为什么十代前辈不愿意留下来呢,我其实…十代前辈去旅行的日子里,我一直很想你。很想见到你。”

    他们互相看进对方的眼睛里,试图看进对方的心里,想在那里交换到真实。

    游城十代先错开了两人相撞在一起的视线,他起身下床换好衣服,凭感觉随意打理好睡得有些乱的头发,走到窗边豁然拉开窗帘,之前小心翼翼溜进房间里的路边灯光顿时麻利地涌了进来,从十代顶头浇下,奔向游星,就连天色也微微泛亮似的。

    游城十代站在窗边,他浑身湿透,边缘呈现出虚幻的光廓:“我也很想见你,游星。但是我的生活方式就是这样,我没有办法长久地停留在一个地方。”

    “我愿意努力,我们可以一起试着……”

    “这不重要,”那些在游城十代身上的光就像水滴,一滴一滴从他身上淌下来,使他看上去很狼狈,让游星想要拥抱他,“你看,我累了就能回新童实野市,什么时候都可以毫无顾忌地回来找你,不在乎是不是给你添了麻烦。如果回来的时候正是夜里,我也可以直接从窗户翻进你家,爬上床把你弄醒,要你和我做爱,不在乎你明天是否能准时上班。我很任性,对吧?”

    “不是……我不觉得这是任性的表现…”

    “因为是游星,因为是我,所以游星才会这样觉得吧。” 游城十代提起放在角落的双肩包,反手挂在身后,他从窗边走到游星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游星,“对游星来说,这能够被定义为爱的一种形式吧。”

    “我……”不动游星想为自己解释,但十代不容他说下去,十代总能轻而易举打断他并让他再无话可言。

    游城十代掷地有声地说:“我爱你,游星。你也爱我。这最重要。这就够了。”

    不动游星蓦然窒了呼吸,他没想到能在这里听见十代对他说这句话,但不可否认,这句话功效巨大,那些生长在湖面上的乱藻被打捞干净,剩下涟漪一圈一圈漾开,一种安抚的性质将湖面归于安宁。还在惊讶之余,十代已经倾身过来,他特意用了让游星感到充满引诱的声线,低缓却轻柔的,让游星又备感心安。

    “你现在还觉得要我留在这里这种事,重要吗?”

    不动游星沉默了一会儿:“我现在很开心,十代前辈,我想你没有留在新童实野市的打算虽不至于让人难过,但仍是一件十分遗憾的事。我会很担心你,也会在意自己没有陪在你身边或者没有办法让你留下来。”

    “你可以尝试去习惯这件事。既然我们话都讲明了,你也不用再疑虑什么。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想要的爱的形式确实不一样,但你想确认的只是我们之间究竟属于哪种关系这个答案,对吗?”游城十代迅速轻快地对游星印下一个吻,起身的时候踮着脚尖顺势转了一圈,像在模仿交际舞里的结束动作那样,十分俏皮。

    不动游星看见他轻身一跃便跳上窗台,对自己露出一贯天真的笑容:“拜拜。”然后利索地从窗台上跳了下去。此时刚好有风也从匆匆而过,留下叶子簌簌的声音,让这个凌晨重新归于平静。

    他也许会习惯还不能习惯的事,也许不会。十代已经离开的窗台,没有遮挡后便露出更多的光亮来,房间里已不似最初那般幽暗。不动游星望着那片光亮暗自心想。

    但无论变成了哪一种,他们都不会真正分开。这是不动游星能肯定的。

 

 

 

 

谢谢能看到这里。

胡言乱语了一通,非常OOC,对不起这两个人【跪下

跟歌词还是有些关系啦,想把对这句歌词的想法啦感受啦写一写——原来是想写TAS的蟹跟啾!但是不会写……放个巨没营养的TAS两个人的对话吧,觉得这句歌词很适合TAS的蟹啾来着xd

蟹:我不觉得你成天在外面鬼混有什么好,瞧你那惨兮兮的样子。

啾:别开玩笑了,什么鬼混。这个说法只能表现出你没有见识。

蟹:说实话我并不介意你在家当个尼特。

啾:这是我的做事方式,请你放尊重点。那我说“只要你肯愿意我们俩在你女朋友身上干一晚我就不走了”,你要做吗?

蟹:你**可以滚了,Jaden。

啾:我就知道是这样。那好,我希望你别来电话骚扰我,这样我想我的旅途会更愉快些。

#他们两人总是相互冷嘲热讽然而奇怪的是他们从不提起分手

评论(11)
热度(22)
© 葵叶小帆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