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叶小帆船

自らの生への力を確認したい。

被试探的心

田夏闺蜜组(不是

 

 

 

被试探的心

    即使面对的是知道自己能看见妖怪这个秘密的人,能让对方知道的也只有“不要担心”“已经没事了”。

    因为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守护好现在拥有着的宝贵但是很脆弱的东西。他们也本就不应该因为我的缘故而被牵连进与妖怪的事件中。

 

「夏目側」

    “大家要不干脆去远一点的地方玩怎么样。既然是高中最后的连休,说什么也不能浪费在八原这个小地方吧。”

    由两个女生提议,自然也得到了大家响应的远足旅行,从最初只是去附近道场进行见学的计划,随着逐渐热闹起来的讨论最终在临町插上了红色的小旗子。

    “好呀好呀,”北本兴致勃勃地应声道,为了不让这个提议夭折一般,赶紧补了一句,“我前几天正好在网上看到七山的一家温泉旅店有优惠活动,学生的话能打八折。”

    “是那个在枥岭的山中旅店吗,”笹田询问道,在得到肯定的回复后,话语里的期待更加急不可耐地高举双手表示赞同,“去那吧,就去那吧,那里风景好美的!”还企图拉到同盟一般晃着多轨的手,“多轨同学一定要相信我,那里真的超漂亮!可以拍出很多好看的照片呢!”

    多轨有些招架不住笹田的盛情,苦笑着答应道:“好呀,既然笹田同学都这样说了,还挺想去看看那里的风景……不过还是听听男生的想法吧,他们人多。”

    “七山!西村也想去!”“喂,别给我擅自做决定啊!”

    “我也想去七山,”田沼也投了七山一票,“听说那里有不少很有来头的寺庙,想去看看。”

    多轨看向在大家聊天时总是安静在一旁微笑的少年,询问这最后一人的意愿:“夏目呢,去七山吗,还是有其他想去的地方?”

    “并没有其他什么很感兴趣的地方,听了你们刚刚说的话,倒是很想去七山看看。”夏目笑着回答道,其实只要是同大家一起,去哪里他都很高兴。

    被这些散发着微热光芒的人所接纳,本身就已经是一件足够值得珍惜的事了。

    “OK~”笹田俨然成了队伍一行的领导人,“那我去预订旅店,北本你来确认好路线行程。”

    “为什么是我!”

    “麻烦你了哦,北本同学~”西村幸灾乐祸地拍拍北本的肩膀。

    “是呀是呀,麻烦北本同学了~”

    “也辛苦笹田同学了,麻烦你啦。”

    “没关系没关系,小事一桩~”

    夏目旁观着好友们的拌嘴争辩,不由得也轻轻弯起了嘴角,他望向窗外已经开始渐红的山群,在心里默默期待着修学旅行的到来。

 

    在旅店放置好行李后,一行人便迫不及待地沿着细细弯弯的山路打量了一番枥岭。枥岭虽然不是什么能吸引登山客的险峻之山,但胜在保留了诸多古老寺庙,以至就算是平日,也处处散着香火烛蜡的薄烟,与同样不负盛名的自然之色相映成一番禅寂的空间。

    这是现代人少有的体验,因而夏目他们都觉得这番一行,仿佛真的得到了精神的洗练一般。

    “哇~枥岭果然名不虚传!”

    回到旅店后,大家都纷纷表达了自己对枥岭的极致的喜爱。但夏目只是勉强点了点头,假装的笑容很快被咬紧下唇的样子抹掉了。刚刚……

    “怎么了,夏目?” 笹田见夏目沉着脸色的样子,便有些担心地问,“是身体不舒服吗?”

    “啊,不是,”面前这个单纯善良的少女对妖怪并无多少知情,夏目自然是无法将自己的疑虑表明的,他只得胡乱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好像家里的钥匙忘带了,因为滋叔叔和塔子阿姨这几天也出去旅游,比他们先回去了的话可就麻烦了。…我再去翻翻书包,看是不是真忘记带了。”

    如果这个时候猫咪老师在就好了。想办法避开了笹田的探究,夏目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他很快再度心事重重起来,在路过叫“利根寺”的寺庙时,他好像看见了妖怪的身影…还在想要确认时非常不巧地与对方撞上了视线……

    如果猫咪老师在,就能拜托它去帮忙察看一下了。现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自己根本找不到理由再去利根寺一次,要是它跟了过来怎么办……夏目坐在起居室的榻榻米上,有些颓丧地抓过自己的书包,将脸半埋进粗糙的布料间。他放弃般垂下眼睑,暗自祈祷千万是自己的多疑。

    这时,从书包里传出来的不安分的骚动让他吓了一跳,不等他完全拉开书包拉链,花色的滚圆猫咪便哼哼唧唧地窜了出来。

    “饿死了饿死了,快给本大爷弄点吃的东西来,夏目!”无视掉夏目讶异的惊呼,猫咪一只爪子叉着腰,另一只爪子毫不客气地挥来挥去对夏目下着命令。

    “老师!”夏目惊喜地叫了一声,正想向猫咪老师讲述白天的遭遇,起居室的门在这时被推开了。

    “钥匙有找到吗,夏目?诶,胖太也带来了。”来的人是田沼,他赤脚踩上榻榻米,并不理会猫咪老师的抗议,在夏目身侧正坐下来。

    “啊?嗯,是我记糊涂了,钥匙在包里好好放着。”

    “没问题吗?”

    “诶?”夏目疑惑地偏过头去,看见田沼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利根寺里…有妖怪对吧?”

    “为什么这么说?”

    “嗯,路过那个地方的时候,没来由的头隐隐有些疼。”

    “这样啊……”连田沼都能感觉到那只妖怪的气息……夏目抿紧了唇,担忧地想,是一只妖力比想象中还要强大的妖怪,不知道会不会攻击人类呢,要是顺着我的气味跟过来让田沼他们受伤了怎么办……

    “夏目,夏目?”田沼见身旁的少年一言不发地皱着眉,陷入一种紧张的担忧中,不由得关切地再度向他确认道,“那里是有妖怪吗?”

    夏目为难地看着对方墨色的眼睛,宛如能安放下所有骚乱的深海海底一般,面前稳重的少年有着与之同样的能够接受奇怪的自己、愿意与自己成为朋友的深度。

    所以,“没有这回事,大概是田沼你的错觉吧,我什么都没看到呢。”对不起,夏目在心底向田沼道歉,无论如何,都不想让这样善良的人被牵扯进这种事情里来。

    “既然夏目都这样说了,看来真的是我的错觉。太好了,这样北本他们就不会出什么事了。”田沼松下一口气,朝夏目露出了安心的笑容,“那我们去吃晚饭吧,北本他们可没有等你,已经开动了。胖太就留在这,一会儿再给你端点吃的过来?”

    “好咧~”猫咪老师一想到多轨那重得过分的爱意,便寒毛直竖地打了个颤,“夏目你包里的豆饼,我就先帮你解决掉吧~”说着便要往书包里钻。

    “猫咪老师!那是晚上要分给大家吃的点心!”夏目赶忙摁住了猫咪老师滚圆的身子,“田沼你先过去吧,我马上就来。”

    田沼看了看在榻榻米上滚作一团的人与猫,不由得笑着点点头,先一步离开了起居室。

    “跟那小子说实话有妖怪不就好了,搞不懂你为什么要撒谎。”

    起居室的门刚一关上,夏目便停下了与猫咪老师的缠斗,因为低头的动作而前发垂了下来,挡住了他的神情。猫咪老师睨了他一眼,自顾自开口打破了突至的沉默。

    “老师,能帮我去找找那只妖怪吗,”夏目压着声音向猫咪请求道,双手不自觉间握紧成拳,像从中确认到了什么一般,他直直看向对面懒懒散散瘫在榻榻米上的猫咪,“这次的妖怪可能会伤害到他们,我想…我想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好他们。”

    “等它来找你不就好了,别忘了我可是你的保镖。”

    “老师!”

    猫咪老师率先从对视中移开了视线,它抖了抖身子,极不情愿地说:“好吧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去帮你看看。”

    “谢谢,猫咪老师,拜托了。”

 

    然而待他们用过晚餐,夏目拿着以在旅店外看到有只饿得很可怜的野猫为由而得到的残食回到起居室,却并没有看到猫咪老师胖滚滚的身影。他又等了一会儿,依旧不见猫咪老师回来的样子。

    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吗,夏目忧心忡忡地想,自己要不要去找找猫咪老师?

    “夏目,我进来啰?”话音刚落,田沼便走了进来,“咦,猫咪老师呢?”

    “啊…它,它可能,自己…跑到什么地方玩去了吧……”夏目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对了,田沼,等会儿大家的安排是什么?”

    “我就是因为这个来叫你,大家都等着你一起玩UNO呢。”

    “好,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夏目忙不迭地点点头,“就别管猫咪老师了,它玩累了自己会回来。”

    “…嗯。”田沼仍有些放心不下地往窗外看了看,才同夏目一起离开了起居室。

    “多轨他们可是提议了要玩惩罚游戏的呢,”田沼走在夏目前面,给夏目打了一剂好意的预防针,“夏目可别像前几次那样输得那么惨哦。”

    “诶?!”夏目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连步子都不禁停了下来,他愣怔了好几秒,才挤出一句“那、那我得努力不要输了呢。那个,田沼,你先过去跟他们玩着吧,我,我去下洗手间。”留下这句话,夏目便匆匆在拐角处隐去了身影。

    “……夏目?”田沼急忙跟上去,然而拐过走廊的拐角,视线内哪里还有夏目的身影,他一头雾水地嘀咕了一句,“夏目…有这么胆小……?”

    夏目忘记自己是怎么沿着走廊前进的了,他只知道白天在利根寺前感受到的那种不详的气息,此时非常分明地在旅店里盘绕着,而他凭着气息的强弱,现在在旅店的走廊里四处择路,想快点找到那只妖怪的身处之处。

    那只妖怪怎么会在这?偶然吗?还是跟着我来的?它有什么目的?无数疑问瞬间塞满了夏目混乱而慌张的思绪。

    “夏目!”

    “猫咪老师!”夏目暗自松下一口气,抱紧了怀中的猫咪老师,他来不及喘匀呼吸,便急切地向猫咪询问道,“猫咪老师,这是怎么回事?!那只妖怪现在怎么会在这里?!”

    “切,一只比想象中难缠的妖怪,一不留神就让它溜到这来了。”

    “你到底行不行啊,老师。”夏目无奈地埋怨道。

    “你竟然在质疑我的实力!”怀中的猫咪不安分地嚷嚷起来,“区区一只小妖,善良的我是在给它最后行乐的时间而已!”

    “不觉得你的善良用错了地方吗…”夏目再度无奈地吐槽着猫咪老师的话,猛地停下了脚步,那股气息忽然从身后强烈地传来,他警戒地迅速转过身去,“要是让田沼他们……田沼?!”

    黑发的少年从阴影里缓缓踱步而出,他瞳孔涣散地看着夏目,仿佛人偶般僵硬地抬起了右手,同时以陌生的低沉嗓音幽幽说道,

    “给我…友人帐……”

 

「窺われた心」

 

    “田沼…田沼…”

    隐约之间似乎听到有谁在叫自己的名字,待游离的意识找回居所后,田沼才感到一阵强烈的疲惫袭来,他缓缓睁开眼,看见的是夏目写满担忧的脸色终于稍微安下心来的神情。

    “夏目?”他疑惑地出声询问,想要撑着身子坐起来,“我这是…?”但身体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无力,他只好被迫重新躺了下去,望着天花板试图回想之前发生的事。

    “不要勉强自己,”夏目在他想要起身的时候便担心地靠了过来,小心地扶着他让他重新躺好,“你醒来真是太好了,对不起,田沼。”

    田沼疑惑地侧过头,正坐在自己身侧的少年因为背着光,难过的神情便更是被打上了一层阴霾。“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因为…我欺骗了田沼,”夏目咬着下唇,他不敢去看田沼的表情,只有将头垂得更低,盯着自己握成了拳的双手,“我看到了利根寺的妖怪,却对你撒谎说什么也没有……明明田沼你因为担心北本他们才来找我商量,我却擅自主张隐瞒了妖怪的事实……对不起。”

    但他急忙表态道:“我以后,不会再这样做了…我不应该拒绝田沼的好意。”

    田沼看着面前这个声音越来越小的少年,不由得因为对方的道歉而微微扬起嘴角。果然是夏目啊,他忍不住想,那个总是宁愿自己一个人接纳那些本不该承受的辛苦的少年。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他在夏目诧异地抬头看过来时,认真地凝视着对方的双眼,“明明知道夏目是一个什么事都想逞强自己来处理的人,却还是允许了夏目这样做,是身为夏目朋友的我太不负责任了。”

    “没有那种事!反而因为我,让田沼被利用、那只叫‘无明’的妖怪附身了……虽然最后成功将它封印住了……”

    原来是被妖怪附身了吗,田沼为自己的经历感到不可思议。听夏目这样一说,他似乎想起来了自己被附身前的记忆。

 

    那个时候,自己因为找不到夏目,便打算先跟北本他们玩着,但没等他走出几步,倏然袭来的头疼让他忍不住蹲下了身,紧紧按住自己的脑袋想要缓解这波疼痛。他虚眯着眼,不知道面前白色的身影是否是痛感所生出的错觉。

    “你愿意帮我吗?”空洞的声音在不知何时化为全黑的空间里飘散开来,就好像…田沼忍着疼痛看着面前露出请求之色的人面,视线向下是对方没有裹着肢体的衣袂,就好像虚象的妖怪一般。

    他心中一惊,但不知自己惊讶的是对方是只妖怪这件事,还是在惊讶自己能看见妖怪这件事。

    对方继续说道:“求求你帮帮我,我…我可以实现一个你的愿望。拜托了求求你,我想找到他。”

    “……”田沼想起了夏目。那个天生就能看见妖怪的少年,时不时会跟他讲起自己遇到的妖怪的故事,有想要回自己名字的妖怪,有为了未竟之愿而来求得帮助妖怪,当然也有单纯想要获得少年强大妖力的妖怪。

    这种时候,夏目会怎么做呢。

    如果,如果自己也能看见妖怪,是不是就能见证他的选择了。

    “我叫无明,”面前的妖怪试图再次争取到田沼的帮助般开了口,“是生在利根寺的妖怪。”

    经过利根寺的那个时候,果然是因为有妖怪才会头疼的吗。自己的预想得到了验证,田沼反倒因为果真如此的预想而感到一些欣喜。他多少是触碰到了妖的边界,能够和夏目分享同一种心情。

    只是他随即想起了夏目的否认,神色不禁暗淡下去几分。

    不是不理解夏目这样做的理由,但是哪怕一点点也好,他希望夏目可以同样把他的所见所闻分享给他。因为曾经没有过朋友,不知道与人相处的适度究竟应该到何种程度,他只能在夏目回答说“没什么”之后,默默地欲言又止,咽下那些余下的探询。

    说到底,是自己没有像夏目那样强大的妖力,遇上事件的话也只会给夏目拖后腿。所以夏目才从不愿将那些事说得过多吧,那个不愿意任何无辜的人受到伤害的温柔的少年。

    “想要像夏目贵志那样强大的妖力吗…”田沼惊讶地看向无明,对方只是微微一笑,“我会读心哦,利根寺繁盛的香火还让我拥有了不衰的妖力,是我用它让你能看见我。你其实是看不清妖怪的吧,我可以把我的妖力分给你。对我而言,我只是想借助人类的身体,去做一件事……”

    “如果你有了同那个人一样的能力,你们就能看见同样的风景了。”无明的声音轻幽幽的,却巧妙地打开了田沼心里最后的那道锁。

 

    田沼记得夏目来跟他搭话。

    那个少年走近他跟前,目光里怀着确定对他说“我看得见”,接着视线落在庭院里那两个模糊影子所在的地方,语气里染上轻快的笑意。那个少年笑得眯起了眼睛,自嘲一般对田沼说“也许我们两个真的有问题啊”。

    就像春日的熏风掀开了窗帘,阳光就那样轻而温柔地铺了满地。

    那个时候田沼就想,希望能和这个与自己有着同样秘密的少年分享同一种心情的那一天能够早些到来。

「田沼側」

 

    也许那一天已经借由这次插曲到来了。

 

 

 

 

 

单纯想写一下两个人从最初认识到现在的信赖之间可能发生的事

写得非常仓促,条理上会有很多不明确的地方,看到这里的话真的非常感谢

有BUG的地方还请指正(^^ゞ

评论
热度(7)
© 葵叶小帆船 | Powered by LOFTER